第704章 你们再这样,谁都别想被治好!

顾诺儿被空觉护在怀中,安然无恙。

但空觉却不知被谁尖锐的指甲刮破了手背。

甚至,脑袋上也不知挨了什么砸,一条小口子出现在面颊上,流出丝丝血迹。

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放开紧抱顾诺儿的手。

小家伙起初被这群悲愤的村民惊住了。

她见空觉如此维护自己。

甚至不惜受伤。

心中泛起一股浓浓的自责和薄怒。

“你们再这样,谁都别想被治好,全都得死在这!”

顾诺儿扬着尖锐的小奶音,将还喧闹癫狂的众人,全部唬住。

她小手紧紧护着空觉的一条胳膊。

望着周围气喘吁吁、形同厉鬼的人们。

小人儿神情愤怒,亮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威慑。

“既然知道我是公主,就休要放肆!我来,是为了一起治好你们的病,不是要受你们欺负的!”

她指着空觉手背上触目惊心的抓伤。

“你们竟不辨好坏,和尚哥哥不顾危险,孤身一个人来到这里帮助你们,你们还将他打伤了!”

众人面色,闪过几丝难为情。

顾诺儿乌黑的双眸,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你们要相信我的话,我年纪这么小,都来了,还会骗你们吗?

外面那些官兵,就是为了救你们才来的!只不过,受时疫影响的村落太多了!

宁安村又在最中心,他们到来这里,还需要一点时间,我们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随着她软糯声音的安抚,大家渐渐冷静下来。

“那些将士们,将这次的任务,看的堪比上战场签生死状,稍有不慎,就会染病,谁都不想死,但我们都想救你们。所以,你们也不要放弃!”

方才带头的那个村民,突然跪地嚎啕大哭起来。

“公主,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啊,家人都要死光了,我们太害怕了。”

顾诺儿呼出一口小小的喟叹。

她小手挥了挥:“这病,最重要的是先跟染了时疫的人分开!

村子里身强力壮的,先将感染时疫的人,帮忙搬去单独的房屋里,分开住!”

大家顿时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纷纷哄闹着四散离开。

这个说张家有病了的,那个说李家有两个重病。

他们一合计,将之前村子里听戏的大院子留了出来,安放染时疫的村民们。

趁这个时间,顾诺儿连忙拉着空觉的手。

“和尚哥哥,快,我们把你的伤口拿水冲一下。”

宁安村的人不知在这样污浊弥漫的环境过了多久。

他们的抓伤和击打,也不知道会多不干净。

虽然有顾诺儿在,空觉不会染病。

但这手上和脸上受的伤,也够受的了。

空觉忙道:“贫僧无碍。”

“不行哒!”小家伙十分坚持。

她拽着空觉到了流经村子里的一条小溪旁。

拿流动的水冲洗了他手背上的伤。

然后,又把沾湿的手帕,给空觉擦了擦脸颊上的伤。

空觉一直蹲着身子,任由小家伙忙前忙后。

好半天,他才叹了口气说:“小施主,您不必担心,贫僧没事。”

顾诺儿没有回答。

她回过头,才从流动的小溪倒影中,看见自己红彤彤的双眸。

强忍的眼泪,始终没有落下。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