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真的有事,不会不管

顾熠寒以为女儿是童言童语。

殊不知趴在自家爹爹怀中的顾诺儿。

那一双乌黑灵动的眼眸,流转着深厚法力的光泽。

她就是一柄出鞘锋利的宝剑。

疫病来害人,她就赶走。

去白毅家住只是一个托辞。

小家伙决定明日就偷跑去宁安村里。

事到如今,顾诺儿也终于明白。

那日在剑江里被她打的半死的蛇,应当是有毒。

下游的百姓们吃了带着污浊法力的水,定会生病。

当时老天爷爷只说了有水灾。

顾诺儿以为,把打算闹水患的妖蛇打跑就行了。

可是没想到,竟然让她真正做的,是驱赶时疫。

小家伙心里哼了一声。

老天爷爷,也不说明白!

白毅回到家中,本想和白夫人面对面好好告别。

奈何白夫人不许他进房间。

就怕传染给了他。

白毅只好隔着门,说了自己明日要走的事。

白夫人听后,忽而生气道:“白毅,你真行呀你!你是潇洒了,可想过你有事,我该怎么办?!”

白毅为难道:“夫人,时局如此,我若只高枕无忧,让别人为我出生入死,我于心难安啊!”

白夫人哭着怒骂:“你这憨头巴脑的东西,怎么大家都不去,就你上赶着去,没了你,太阳还升不起来了?”

“夫人……”白毅声音很低,他叹口气:“对不起,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要去。”

里头不断地传出一阵阵呜咽的声音。

“白毅,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要是回不来,老娘就改嫁,气死你。”

这是同意了。

白毅欣慰地笑了一下。

“夫人莫怕,等我回来,再给我做你最拿手的酒酿猪蹄。”

白夫人抽泣不止,好半天没说话。

白毅就站在门口,和她絮絮叨叨地,说着两人当初刚认识的时候。

白夫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到了好晚,白毅听见里面似是睡着了。

他才叹着气,交待门口的丫鬟:“我不在的时候,你们照顾好夫人。”

“是,老爷放心。”丫鬟们被他和白夫人方才的一番话,感动的泪意阑珊。

纷纷抹了抹眼角。

白毅一转身,看见夜司明靠在廊下柱子旁。

少年眸色幽幽,深邃且孤冷。

白毅一愣,道:“你都听到了?”

“一字不差。”夜司明静说:“不过,你哭的样子,不好看,有些丑。”

白毅连忙伸手摸了摸脸。

不知何时,竟然真的落下两行清泪!

他连忙擦干净:“别跟我没大没小的!你这小子,来的正好,省得我去找你了。

明日我就带兵前往宁安村,什么时候回来不太清楚,我不在府中的时候,有些要靠男孩子的地方,就靠你了。若我回不来……”

夜司明飞快打断:“别啰嗦了,时候不早,回去睡觉吧。”

说完,他先转身离开。

白毅在他身后跺脚:“夜司明!臭小子,我还没说完,你给我回来!”

后来白毅到底是没能抓住他。

干脆作罢。

他知道,夜司明嘴硬心软,真的有事,不会不管。

白毅睡了一个复杂的觉。

但他次日醒来,管家慌张地跟他说:“不好了老爷,公子留下一封信走了!”

白毅急忙拆信一看。

信笺上唯有一句——

“宁安村我替你去,别赶来多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