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黑暗中的那双眼尾带火的眼眸

日暮时分,淅沥的小雨总算停歇。

白毅将军将顾诺儿送上马车,自己也跟了上去,他要将公主送回宫中。

顾诺儿的小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来,朝站在门口的白夫人和夜司明挥挥手——

“白伯母,司明哥哥,我回家啦!”

白夫人十分喜欢顾诺儿,笑颜如花地道:“公主殿下,常来做客啊!”

看来下次她可以多准备点花,说不定小公主一来,就有办法让花盛开了。

天降福运的传说果真不是空穴来风。

白夫人身边的夜司明摆着一张冷脸,对马车上招手的小家伙无动于衷。

白夫人用手臂碰了碰他:“司明,快和诺儿说再见呀。”

夜司明不知是被白夫人怂恿的,还是看见顾诺儿脸上的笑意实在甜美。

他不情不愿地挥了一下手:“再见。”

顾诺儿开心得不得了,小脑袋晃了晃去,最后小手捂唇,送给夜司明一个飞吻。

后者面色一变,扭头看向一旁。

车轱辘转动,缓缓朝皇宫的方向驶远。

白夫人笑眯眯地目送马车远走,才问道夜司明:“光顾着陪公主玩了,晚膳也没吃,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饭好吗?”

顾诺儿直接睡到下午,醒来以后,小家伙又在白夫人的张罗下用了一点膳食。

然后便看着夜司明和白毅切磋武艺,兴奋地玩到傍晚。

这期间,夜司明一口东西都没吃。

白夫人体贴询问,少年却摇头说:“不饿,多谢。”

说罢,他转身进府,朝自己的院子走去了。

白夫人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这孩子,总怕添麻烦似的。”

夜司明回到房间内,他一向嗅觉灵敏。

仿佛闻到空气中,还残留着顾诺儿的甜香。

他下意识嗅了嗅,余光却看见,桌子上被风微微吹拂起来的一张宣纸。

夜司明走到桌前,纸上是小家伙留下的稚嫩笔迹。

两个人的名字挨在一起。

他用手指碰了碰顾诺儿的名字,提起笔,临摹了一遍。

少年的字自有一股不羁的洒脱,笔锋折转,带着数不尽的意气。

烛灯如豆,将夜司明的侧颜照耀的深邃,眼色更是沉冷。

突然!

夜司明眉头皱起,面色刹那间有了一丝痛楚。

他死死捂住传来疼痛的心口,手中的墨笔掉在地上。

就在此时,担心他没有吃饭的白夫人,还是端着一个托盘,上放着几盘小菜来了。

“司明,我简单给你准备了点晚膳,不吃东西对身体不好。”

夜司明猛地将房门关上,用身体压住屋门。

白夫人吓了一跳:“司明,你怎么了?!”

夜司明强忍剧痛,故作平淡:“我不饿,你走吧。”

他话音一落,屋内的烛火也被熄了。

白夫人知道,他性格喜怒无常,一定跟从前受到的虐待有关。

她将饭放在廊下的台子上:“我将饭放外面了,如果你饿了,一定要吃一点。”

说完,白夫人虽担心,但也知该留给他时间适应现在的生活,便走了。

此时,压在门上的夜司明,在暗中睁开了一双幽红色的双眸。

他头顶上,悬浮着一个巨大的、由黑流组成的狼头,眼尾似带火,面相凶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