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难道公主就可以草菅人命了?

连吉被他一训,哭声更大。

还喷嚏连连,一张脸上,泛着不正常的通红病色。

夜司明皱了皱眉。

他弯腰,将小家伙抱进怀里。

夜司明今日穿的衣袖颇有些宽大,居家悠闲的模样,让他此刻褪去煞神般的戾气,倒像个儒雅的贵公子。

这会儿,他抬袖,捂住了顾诺儿的口鼻。

小家伙眨了眨眼,有些不明所以。

夜司明压声淡道:“捂着,省得他过病气给你。”

顾诺儿觉得有些不舒服,便小手抓了抓他的手背,表达不满。

夜司明挑眉,凑近小人儿的耳边,半是威胁半是哄骗:“要是病了,就得喝很苦的药,你若不愿,我还需费力想想办法,比如,撬开你的嘴……”

顾诺儿一听,顿时用两只小肉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袖。

主动捧着,捂在自己的口鼻上!

一双滚圆乌黑的大眼睛,还讨好似的眨了眨长睫,乖乖地看着夜司明。

像是一个正在等夸的小包子。

夜司明这才弯唇,给了个轻笑。

“乖。”

连吉病着,又当众再次揭穿温茯苓的丑陋心思。

温茯苓再也没脸面赖着不走了。

她含着泪眼地站起身,牵着连吉,朝白毅夫妇低了低头。

“姐姐姐夫,这次来,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是我不好,往后不敢再来叨扰,惟愿你们平安。”

温茯苓嘴上这么说。

心里却将白夫人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她不过是一时好命。

有什么了不起的?

将军而已,自己还瞧不上了呢!

而且,将军偶尔就要上战场去,指不定哪次白毅去了,就再也回不来!

到时白夫人跟自己一样,做了寡妇,看她还有什么好神气的!

温茯苓这样想着,就觉得痛快多了。

她刚想带着温正还有连吉灰溜溜离开。

夜司明怀中的小家伙便糯糯开口:“你们和白伯伯白伯母的恩怨解释清楚了,不过还走不了喔!”

温茯苓一怔,扭身回头,望着顾诺儿,期期艾艾地道:“公主殿下,民妇不过一介草民,还带着个没长大的孩子,求您开开恩,莫再为难了。”

夜司明护顾诺儿护的厉害。

他立即皱眉不悦:“为难?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不清楚么?从你进府到现在,冒犯公主的每一句,都足够你死个千八百回了。”

若不是现在还抱着顾诺儿,夜司明当真会动手。

温茯苓面色一白,低下头不敢再开口。

她知道,白毅夫妇收的这个义子,是个心狠的绝情之辈。

说到最后,温茯苓干脆豁出去了。

小公主若是敢对她做什么,那她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破口大骂。

难道公主就可以草菅人命了?

天下人,肯定有看不惯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公主!

温茯苓打定主意,便一副视死如归的语气:“公主殿下想如何?民妇只能听凭处置了。”

顾诺儿眨眨眼眸:“倒不是我想如何,而是官府和律例想如何。”

温茯苓一怔。

此话何意?

顾诺儿刚说完没多久。

胡腻就领着一队捕快入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