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要不要吃?我只问一次

顾诺儿吸了吸小鼻子,果然不怎么哭了,呆坐着等他。

夜司明似乎对她的反应很是满意。

他很快处理好了麻雀,顾诺儿也没看到他从哪里弄来的木柴。

夜司明将木头架在廊下,用打火石引燃,拿长剑串住麻雀放在火上炙烤。

顾诺儿很快就闻到了一股肉的香味。

当夜司明拽走她脑袋上的衣物时,顾诺儿一眼就看见了火柴上烤熟的麻雀,散发着香喷喷的味道。

她小嘴动了动,咽了一口口水。

夜司明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清洗干净了,一点血迹都没有。

他将顾诺儿从地上拉起来,带她到了火柴边。

紧接着,好像不怕烫似的,将串着麻雀的剑拿近,直接用长指撕下一块肉来。

喷香四溢的麻雀肉被递到了顾诺儿的唇边。

小家伙还想着方才血腥的场面,哪怕肚子已经唱起空城计,她还是白着一张小脸,默默地摇了摇头。

夜司明挑眉:“你真不吃?不是饿了么?”

顾诺儿小奶音带着一丝嗫喏:“可是小麻雀好可怜……”

夜司明置之一笑,随后就不管她了,在顾诺儿身边屈膝而坐。

少年搭着修长的腿,将撕下来的麻雀肉扔进自己嘴里。

他一番品位后,说道:“不止可怜,还很好吃,也很香。”

夜司明吃的津津有味,顾诺儿的小肚子再一次发出饥肠辘辘的声音。

顾诺儿到底还是忍不住,眼巴巴地扭着小脑袋,看着夜司明手里的肉。

少年感受到小奶包的渴望目光,嗤笑一声:“要不要吃?我只问一次,你不吃,我就吃完了。”

顾诺儿抿了抿花瓣似的唇,糯糯地回答:“要~啊~”

她乖乖地张开了嘴。

夜司明扯掉一片麻雀肉吹了吹,放进她嘴里。

他的指尖碰到了顾诺儿的唇肉,刹那间就像仿佛是,被一团绵软舔了一口的感觉一般。

夜司明有些怔忪,飞快地收回了手。

麻雀肉烤的喷香,外焦里嫩,咬一口竟然有肉汁流出。

顾诺儿脸上还挂着泪痕,但小表情已经彻底快乐起来。

“呜呜,好次!”她看着夜司明:“司明哥哥,诺宝还要。”

夜司明哈笑两声:“不是不吃吗,嘴硬!”

他拽掉麻雀的腿交给顾诺儿,小家伙两只小手捧着,吃的嘴唇油乎乎的。

夜司明将麻雀的骨架子咬的咯吱作响。

一大一小,坐在廊下,一边听雨落,一边吃着香喷的雀肉。

院子里,充满了静谧的美好。

不远处的垂花门后,两个脑袋叠在一起,身子藏在门后头,悄悄地朝夜司明和顾诺儿那边偷看。

白夫人压抑着激动:“相公,太阳打西边,头一回啊。司明今日竟然没有一觉睡到黑天!”

白毅大将军沉吟地点了点头:“虽然他将咱家当成野外,在院子里又是杀鸟又是烤火的,我还是想跟他说,出来院子走几步就到厨房了。”

白夫人嗔怪看他一眼:“司明自打来到咱家就很孤单,一直独来独往,现在和小公主交流顺畅,这不是好事吗?

我看他这孩子可怜,他要是能高兴起来,把这院子烧了我都没意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