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她没法怀孕,哪儿来的孩子

这下,用不着顾熠寒派人打昏她。

柔妃自己就因惊惧和绝望,而彻底昏死过去。

顾熠寒见状,挑眉冷笑:“正好,老三,去把脉瞧瞧,看她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三皇子拱手领命。

婉音和婉萱,负责将柔妃放平躺在地砖上。

三皇子蹲身把脉。

一时间,殿内静谧无声。

顾诺儿趴在屏风上好奇。

三哥哥能不能看出来吖?

几乎是一盏茶的时间,三皇子的眉头愈皱愈深。

顾熠寒扬眉:“怎么,你也瞧不出端倪?”

“启禀父皇,儿臣觉得……这脉象杂乱无章,确实像怀有身孕,但又不太像。请恕儿臣才疏学浅,想请张院首再把脉确认。”三皇子道。

顾熠寒挑了挑下颌,示意张院首再去看看。

年过花甲的老人上前,搭脉沉息,静静地感受脉搏跳动的规律。

片刻后,他才道:“三殿下,太医院里应当有最近柔妃娘娘的诊脉记册,劳烦您派人取来。”

春寿公公连忙从一旁的小太监手里拿过一卷厚厚的本子递去。

“方才皇上说要彻查,奴才就吩咐人将这柔妃娘娘脉象档录拿来了,院首大人若是有用最好。”

张院首接过翻了两页,花白的眉头就渐渐皱起。

片刻后,他合上本子,起身朝顾熠寒拱手作揖:“陛下,臣心中已有答案。”

“说来听听。”

张院首声音不疾不徐道:“册子上记录,柔妃娘娘四个月前突患红疹,所以开了治疹药方,其中有一味药材,是藏红花。”

他说完,乔贵妃都忍不住扬起姣好黛眉。

藏红花?那不是落胎利药吗?

就凭柔妃用了这个,还能好端端地怀胎四月?

顾熠寒沉吟不语,眉间一片冷意。

只听得张院首继续道:“若柔妃娘娘按照册子上开药的时间来算,她已经连续喝了快四个月的药方。以这种服用的频繁程度,就算有皇嗣,也保不住。”

顾熠寒声音冷硬:“你说的就算有,是什么意思?莫非,她所谓的怀胎,是莫须有的事?”

张院首诚实地点了点头。

“柔妃娘娘脉搏虚滑,一隐两现,确实像寻常的有孕脉象。然而,唯一的破绽便是,她实则体寒身苦,恐怕有自己也不知情的隐疾,无法怀有身孕。”

张院首是执医多年的老太医,六十多年的问诊经验,他说的话,应当不会出错。

他补充道:“柔妃娘娘若是假孕,只需要找到她近日吃的药渣,臣一看便能更加确认。”

就在这时,禁卫军匆忙来报。

“启禀皇上,方才奉命去清梧宫查柔妃娘娘和谁接触过的时候,碰到一名嬷嬷身背包裹,像是想仓皇逃走。

卑职仔细拷问,她坚称是主子放她出宫。但清梧宫已换主事,卑职询问过柏嫔主子,她并不认识这名嬷嬷。”

禁卫军说的话含义再明显不过了。

那听到风声,想要逃跑的老嬷嬷,恐怕就是柔妃的人。

顾熠寒冷笑一声:“人在何处?”

“卑职已将她带到殿外,等候陛下发落。”

顾熠寒犹豫了一下,想到顾诺儿在这,他沉声:“朕去殿外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