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我要回家,去找爹爹

作为东道主,宣王先主动开口。

“今日寒舍蓬荜生辉,能邀请公主和永夜侯同时驾临,实在是荣幸之至。云某这就敬二位一杯。”

顾诺儿连忙小手捧起杯子,扭头看向一旁侍奉的丫鬟,等着对方拿着酒壶来给她满上一盏酒。

谁知,顾诺儿的杯子刚刚举起来,就被夜司明抬指压了下去。

他没有看着顾诺儿,反而薄唇含着清冷的笑。

“公主她不胜酒力,年纪尚小,她的那份,我一同喝了,以表诚意。”

说完,夜司明仰头,连饮两杯。

云麟洲傻乎乎地鼓掌:“永夜侯好酒量!”

宣王便借此问道:“听说,皇上曾与永夜侯畅饮,但也不敌侯爷海量,可有此事?”

夜司明抬眸,色泽冷淡:“无稽之谈,王爷少听坊间传谣,以免被皇上知道,图添责罚。”

宣王一愣。

他原本只是想套话,哪里想到,这永夜侯这么守口如瓶。

明明看着也是半大不小的孩子。

宣王收敛神色,宣王妃便打配合,又给夜司明蓄了一杯酒。

宣王再次笑着问:“皇上给了侯爷百余兵马,侯爷打算用作什么地方去?”

一般像永夜侯这样的散职,一旦有了兵力,就会被各方拉拢。

宣王的心思,显而易见。

夜司明却状似不懂他的暗示,只说:“护国卫民,还能做什么用?”

宣王:……

永夜侯当真油盐不进么!

宣王无话可说,举杯邀请夜司明共饮。

随后,他养子云楚怀又轮番上阵。

父子俩铁了心想从夜司明这套出什么有用的话来。

云麟洲不动声色地听着父母和兄长说话,他看着顾诺儿,正想等她吃饱了,一会邀请她去庭院里走走。

然而就在这时,顾诺儿那边传来一声汤勺落地的碎响!

夜司明侧眸一看,小家伙脸色苍白得很!

她一对秀眉紧紧皱着,小脸写满了痛苦。

宣王夫妇变了脸色:“公主殿下,您没事吧!”

顾诺儿顺势倒在夜司明怀里:“肚肚疼……宣王伯伯家的饭……好像不干净!”

夜司明面色一冷,连忙抱住顾诺儿起身。

宣王一家急忙跟上:“侯爷可是要去看郎中?我们府中有大夫……”

不等他说完,夜司明就飞快打断:“我带公主去看太医,否则出了什么事,王爷担当不起。”

一句话,将宣王剩下半句话堵在嗓子眼。

云麟洲焦急地跟在夜司明身后,不断呼唤:“诺儿……诺儿!”

她怎么了?难道,饭菜真的不干净?

顾诺儿小手紧紧揪着夜司明的袖子,声音呜咽可怜:“我要回家,去找爹爹,呜呜,诺宝肚肚疼。”

夜司明抱紧了她:“我这就带你回家。”

宣王他们惴惴不安地送夜司明和顾诺儿离开,眼见着他们上了马车。

云麟洲目底写满了一片阴翳!

好端端的和诺儿相处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他扭头,面上是一副焦色:“父王,母妃,到底怎么回事,诺儿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宣王妃一脸诧异:“公主吃的,我们都吃了呀,唯一不同的是,她喝了那碗贝肉煲母鸡汤。”

云麟洲的目光顿时看向云楚怀。

后者莫名道:“鸡汤不可能有事,端上来前,我已让人试过毒。”

宣王也跟着说:“楚怀一向谨慎,这鸡汤不会有问题!”

那……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