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伪装不易,诺儿努力

皇宫中,一处最为晦暗不见光日的地牢里。

秋日的明媚日光,全数照不进来。

这里充斥着惨叫和求饶声,伴随着铁链铮铮作响,让没来过的人,都能听得头皮发麻。

顾熠寒手拿粗棍,穿着常服,面前架子上悬挂着的假和尚,已经奄奄一息,浑身血污。

顾熠寒在他腰间比划了两下,随后,他猛地挥棍。

只听得一声“啪”的巨响!

婴儿手臂粗细的木棍被打断。

假和尚也惨叫哀嚎,片刻后,咽气了。

顾熠寒将断棍丢在地上。

春寿公公适时递上来一张湿热的帕子,顾熠寒一边擦手,一边问:“都死干净了吧?”

“是,除了皇上泄愤的这两个人,还有四个在您来之前,已经让乔贵妃收拾妥了。”

顾熠寒没有不满,只是兀自挑眉:“贵妃又抢在朕前头去了。”

春寿公公赔笑说:“也是怪这群假和尚口不择言,竟然答应宋泉那贼子,想要戕害我们小公主。”

再次提到此事,顾熠寒面色阴沉,眸中杀伐掀起烈焰。

“是啊,将诺儿送去天山,或是关到冰窖里,这群人,真敢想。”

春寿也觉得咂舌。

这是多么狠的心肠。

他忙道:“好在宋泉佞臣已经伏法,他的一双儿女,这会儿估计也在发配苦寒之地的途中了。”

顾熠寒嗯了一声,表示满意。

他冷笑:“宋泉想将诺儿送去受冻,朕就偏不杀他一双儿女,也让他在九泉之下给朕好好看清楚了,受冻受苦的,是谁的孩子,让他明白一下,朕当时的心情。”

说完,他将擦干净手指的帕子一丢。

转身出去的时候询问:“司天监那个被买通的小官抓到了么?”

“奴才已经告知了各六部还有府衙,相信他就算逃,也逃不到哪里去。”

顾熠寒阴沉着面色:“早点找到他,给朕碎尸万段。”

任何一个试图伤害诺儿的人,顾熠寒都不会放过。

春寿点头应下。

实则他心里觉得奇怪,那小官就像是提前得到什么风声了似的。

在宋泉死后,禁卫军去抄家,竟然发现他家空空荡荡的,一查出城记录,才发现他早两日就跑了。

难不成,是有谁和他通风报信不成?

春寿想不通。

这日,国学府内。

晴光万里,秋日暖阳晒的顾诺儿困倦。

云麟洲专程在午休用膳的时候过来找她。

他笑意单纯,带着一丝傻气:“诺儿,明天就是十五了,你别忘了来我家吃饭!我母妃准备了好多东西,你肯定喜欢!”

顾诺儿懒洋洋地抬起长睫,似是没注意听,一双大眼睛下,满是疲惫。

云麟洲一愣:“诺儿,为何你看起来,像是没睡好?”

呜,她能睡好吗。

这两日都在想,怎么才能骗过机敏的大狼狼!

她才五岁吖!怎么就背负这么大的压力啦!

顾诺儿摆摆小手:“没事,秋困罢辽。麟洲,你刚刚说十五干什么?”

“去我家呀,你不是答应我,去我家玩吗?”云麟洲笑呵呵说。

顾诺儿猛地直起小身子。

还有这回事!她差点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