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这天儿要变了,真冷!

宋泉和宋祁渊父子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看到彼此眼中浓浓的怀疑和警惕。

宋泉深吸一口气:“那……你被小公主看到了?”

韩铮低了低头:“未曾,卑职轻功灵敏,公主没有发现。”

宋泉眯眼看着他:“那你可看见和尚在做什么?这么久没有风声传出,是怎么一回事?”

韩铮喉头滚动两下。

“离得有些距离,卑职没能看清楚,只是看见皇上身边的人来回进出,殿内彻夜燃烧烛灯,像是在商量事情。”

这么说,这群和尚没有引起怀疑?

那皇上按着风声不传出来,是为了什么呢?

宋泉思虑片刻,面上摆起客套的假笑,他伸手拉起韩铮:“今晚你辛苦了,渊儿啊,你带他去找府里的郎中,好好把腿上的伤治一下。”

他给了宋祁渊一个眼神。

后者会意。

“是,请爹放心。”

宋祁渊面色绷紧,朝外走去。

韩铮谢过宋泉恩典,踉跄跟了出去。

半夜时分,小雨淅沥落下,带来初秋的轻寒。

宋府的后门突兀地打开,一辆盖着草席的板车,被几个家丁推着,吱呀出来。

“少爷可交待了,要把这人拖到哪儿去?”

“乱葬岗呗,还能是哪儿!”

“哎哟,那地儿?我可害怕得很,这人又死的邪门,不会闹鬼吧?”

“瞧你说的,怎么自己还把自己吓唬上了。”

“方才你没看见,少爷趁着这人不注意,一刀照着他后脖子砍下去的时候,一道寒光闪过,那刀片直接从中断了!

后来他挣扎的厉害,少爷让我们五六个人按着他,才把他乱刀砍死的!要是不邪门,那道寒光又是什么?”

另外一个家丁听得也有些后怕:“你别说这些了,赶紧办完少爷交待我们的事,好回来睡觉。这天儿要变了,真冷!”

板车幽幽压过水洼。

一只苍白的手从草席下滑出,血水顺着指尖滴落。

顾诺儿的法力,只能保他一次不受伤害。

可是,面对那些存心想要他性命的歹人,韩铮的命运可想而知。

这世上,总有人的死,看似无声无息。

实则,老天都看在眼里。

作恶多端的人,将自己撅出一场惊天动地的亡葬。

宋祁渊将脸上的血擦干净,又换了一身衣裳。

才去书房里找宋泉。

“爹,韩铮已经解决了,只是儿子不理解,他既没有被发现,为何还要灭口?”

宋泉靠着椅子,老神在在地眯起眼睛。

“你还是年轻,不够谨慎啊。可别忘了,皇上和小公主,是大人精和小人精。韩铮以为他没被发现,万一呢?

我们半点风险都不能承担,何况韩铮已经完成了任务,只要打听到那群和尚没被皇上怀疑,就够了。所以,留着他也没用!”

宋祁渊点头,他咬着牙,愤恨道:“爹,这次,能将顾诺儿直接送走,就能解我心头一半的恨!

若是我能亲手再要了她的命,就能给大姐报仇了!”

宋泉呵笑:“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利用皇上对公主的宠爱,将公主置于死地!等着瞧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