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你跟我,打个商量叭?

深夜中的金銮殿上。

两边高颈金鹤炉上燃烧着的灯烛,明亮不休。

而大殿门窗紧闭,足以闷出一丝血腥的风。

顾熠寒坐在龙椅内,顾诺儿乖乖地坐在自家爹爹膝盖上,小手摆弄着桌子上的玉玺。

面前的白玉台阶下,是罗列森严的禁卫军。

中间,则跪着方才的刺客。

他后腿被白虎尖利的牙齿刺伤,此时正流着一滩滩血渍。

黑衣人被迫匍匐在地跪着,咬牙强忍疼痛,一言不发。

春寿公公审问半天,都没能让他张嘴说出,是谁指使他来的。

顾熠寒等得不耐烦了,他挥手,明黄的龙袍衣袖划出一道弧度。

“把他拖出去,给朕断他一根肋骨。看他还忍不忍得住。”

“是。”春寿公公正要听从吩咐。

顾诺儿小手却啪嗒一下放开玉玺,糯声制止:“爹爹!让我来问叭!也许,对着一个小孩子,他比较容易说真话!”

顾熠寒思索片刻。

黑衣人被禁卫军控制着,没机会暴起伤人。

何况,他也在这里看着,诺儿应当不会有什么意外。

于是,顾熠寒将小家伙放到了地上。

顾诺儿迈着小脚,踏着轻快的步伐,到了黑衣人面前。

奶白色的小手一伸,直接将黑衣人脸上的布摘掉了。

面罩下,是一张极其普通大众的面孔。

只是眼睛里,藏着不屈。

顾诺儿撅着小屁股坐了下来,与黑衣人面对面。

小手一撸袖子,一副准备唠家常的样子。

“黑衣人叔叔~刚刚你跑的太快了,我的大喵没把你咬疼叭?你的腿流了好多血,如果你再不送医救治,恐怕就要没命辽。”

奶团子说话声音娇软,但不无道理。

对着小孩,黑衣人总算开口:“公主和皇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没有人指使我,我进宫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杀皇上!

现在,你们既然抓了我,就给我个了断吧!”

顾诺儿粉嫩唇瓣抿了抿,小手指摆摆:“你说错了。死固然容易,把你拖出去,禁卫军哥哥们手起刀落,你再一睁眼又是下辈子的事了。

可是,每个人存活于世上,都有他所牵挂惦记的人。黑衣人叔叔~要是你死了,你有放心不下的人吗?”

顾诺儿乌黑的眼眸,像是深邃的汪洋。

她仔细地看着黑衣人,与他对视。

而黑衣人也在顾诺儿问出这句话以后,极其轻微地皱了皱眉。

他唇角下抿,目光闪躲向一旁。

小家伙顿时了悟地鼓了鼓腮。

就从这里为突破口叭~

顾诺儿将膝并拢,小手撑着托腮,一双雾蒙蒙的眼睛里,犹如空山新雨后,带着灵动非凡的色泽。

她的口吻熟络的,好似黑衣人许久未见的朋友。

“死了以后,你在乎的人,没人管没人照顾。想必黑衣人叔叔出来卖命,也是为了讨个生计,可要是没了你,也不知你牵挂的人,能怎么生活吖。

只有你活着,才有机会一直保护你在意的人。你现在逞能,一死了之,让对方怎么办呢?”

顾诺儿歪头,看着黑衣人愈发变了神色。

“黑衣人叔叔,我最喜欢做交易啦,你跟我,打个商量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