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对你,我会留个全尸

云麟洲听言,眼中划过一抹厌恶的神色。

“活该她们被赶出家门,竟不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反倒怪起诺儿来了。”

守门的侍从道:“公子来之前,她们已经在不断求饶,声称只要放她们一马,愿意为我们做任何事。”

云麟洲嗤笑:“我用得着她们?”

他这么多年蛰伏,与父王母妃收养的长子做争权斗争。

早已在京城里有许多眼线。

所以,所谓的采花贼一出现,就让云麟洲从各方面得到了消息。

那受谢流华母女俩委托的男人,多次在顾诺儿的糖铺外转悠。

欺负谢饮香,他不会管。

但要是想针对顾诺儿,云麟洲必定让动手的人和幕后主使都在京城里过不下去。

门一开,斜阳余晖铺洒在云麟洲背后。

像是给他带了一件如血般洒金的披风。

秦文静和谢流华,早已因为多日的流落街头,而狼狈不堪,衣裙满是泥泞。

她们一见到有人簇拥着一位小公子走来。

因是背对着光,所以看不清面容。

谢流华早已忍受不住这样的日子,她连忙俯身磕头。

“大人,几位大人,求求你们,放过我和我娘吧!只要不害我们的命,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秦文静也忙道:“我被谢兴礼赶出来的时候,身上还有二百两,都给你们!别杀我们!”

云麟洲站在光影交错的暗处,他听了这两个人的求饶,冷冷一笑。

那笑声,饱含讥讽与轻蔑。

“如果,我只想让你们做一件事,那就是让你们死,也愿?”

秦文静母女顿时吓呆了。

谢流华一怔。

这个声音,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她当即惊慌询问:“你到底是谁?”

云麟洲笑着从暗处走出来:“是我啊,你不认得了吗,谢流华?我可是还记得,你是怎么污蔑我,偷了诺儿的小白虎的。”

竟然是宣王世子!

谢流华一屁股跌坐在地,惊恐后退。

“不……不可能……你明明是个傻子!”

云麟洲嗤笑:“好可惜,我不是,让你失望了。不过也对,依照你这蠢货的个性,也看不出真假。”

秦文静在旁边听言,再傻也明白过来了!

这是女儿得罪过的大人物!

怪不得她们被关在这里,还挨了几巴掌!

秦文静连忙抱住云麟洲的腿,哀哭不断:“这位小公子,我女儿不懂事,我让她给你当牛做马,求你留我们两个一命吧!”

云麟洲垂眸,看着她们像蝼蚁一样轻贱。

他半点同情也没有。

“谢流华,我倒是要谢谢你。若不是你污蔑我在先,我又怎么会与诺儿有交集,从而发现,她是个那么可爱的人。放心吧,对你,我会留个全尸。”

秦文静大骇:“小公子,我……”

云麟洲低头,笑意像个恶鬼一般。

“一路好走,两位。”

说罢,他抬脚一翻,趁秦文静没反应过来,直接踩中了她的脑袋。

随后,白靴轻轻用力一错开!

顿时惨叫声传出,几滴鲜血染脏了云麟洲的鞋子。

他皱眉,跺了跺脚。

转身出去:“把她们杀了,这里弄干净点。”

“是!”

残阳如血,两条鲜活的人命,就此凋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