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胡说,分明是甜的

云麟洲傻笑着点点头。

他看了看夜司明,摆手道:“那我也回家了,诺儿再见!”

云麟洲走后,顾诺儿仰头,笑意娇甜可爱,红苹果似的脸蛋软乎乎的。

“司明哥哥,”她伸出小手,让他牵:“我们也回家叭!”

夜司明刚忙完,额发有些零碎地搭在眉前,被他顺势勾到发顶。

顿时,小狼狗霸道桀骜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看了看云麟洲的背影,一时间没说什么。

待牵着小家伙上了马车,看着顾诺儿跟自己的小披肩玩的不亦乐乎。

夜司明没忍住,突兀地说了一句:“白夫人做的肉也很好吃。”

顾诺儿没有看他,只乖乖地点了点头:“对吖!窝很喜欢!”

夜司明抿唇:“喜欢还要去别人家吃?在白府吃个够不好么?”

顾诺儿眨巴两下大眼睛,反应过来了。

她扭头,水灵灵的目光看向夜司明。

“可是司明哥哥,麟洲是窝朋友吖,我答应他,我们俩一起去他家玩~”

哦?是一起啊。

夜司明轻轻垂睫:“是么?也好,否则你自己去了,我不放心。”

顾诺儿嘻嘻一笑,目光澄澈可爱:“有什么不放心哒,麟洲还能吃人嘛!”

夜司明不动声色扬眉,他伸出指尖,一寸寸刮过顾诺儿粉乎乎的脸蛋。

他故作恐吓,低语轻笑:“他不吃,我吃。”

顾诺儿连忙像个受惊的小肥啾,捂住自己的脸蛋。

“八行!”

说完,她把自己的小脑袋塞进披风里,躲到角落,撅着小屁股发抖。

小奶音还不住地重复:“催眠你催眠你,诺儿的肉是苦苦哒。”

夜司明见状,愉悦笑了。

胡说,分明是甜的。

他尝过。

与顾诺儿的马车擦肩而过的,是云麟洲的马车。

他们的方向相反。

此刻云麟洲坐在马车中,一改先前童真的表情,反而有些少年气的深沉起来。

他身旁的侍从询问:“公子今日看起来很高兴。”

云麟洲秀气薄唇抿出一个弧度:“自然高兴,诺儿肯与我亲近,我有何不喜的呢?”

虽然,她到哪儿都要带着永夜侯。

不过不要紧,只要他装得像,永夜侯就不是阻碍。

云麟洲又问:“我让你安排的事,都安排好了么?”

“公子吩咐后,属下就第一时间将她们母女二人控制起来了,正关在一个不起眼的废旧茅屋里。”

云麟洲眼色深深:“好,去看看,也算我送诺儿的一份礼吧。”

不一会,马车进了一个寂静的小巷。

走到巷子尽头,一个落魄的小院展现在众人眼前。

因着破旧,衬着残阳如血,更显凋零。

门口守着两个不苟言笑的练家子。

云麟洲从马车上下来后,守门的二人连忙毕恭毕敬地低头,为他打开门。

“审的如何?”云麟洲问。

守门的人道:“这母女俩没什么骨气,只挨了几巴掌就全交待了。她们承认,是因为谢大小姐和瑶光公主联手,将她们赶出家门,所以心怀怨念,才从野路子上用钱收买了一个男人,让他扮成采花大盗,好伺机取谢小姐与公主的性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