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野男人骂我?!

谢兴礼面色一肃:“我没时间跟你们回衙门!我是大理寺卿谢大人,这是我的腰牌,有什么纠纷,我直接赔偿银子给客栈。”

他还要急着赶回京郊呢!

谁知,那捕头听了,竟哄堂大笑。

“这年头,谁犯个事,都要谎称自己是个大人!何况之前西街那附近有个张老三,无恶不作。

逢人就说自己姐夫是大理寺卿,连他身边追随的小弟也这么说,谁知道真假?

前几天张老三得罪了皇上,被挂到城墙上去了,现在还在那晒着呢!你竟然还敢称自己是大理寺卿大人。抓的就是你,带走!”

捕头一声令下,身后几个捕快立即上来拿人。

他们抽出佩刀,跟谢家的家仆们起了争执。

最后,捕头们占了上风,强行将骂骂咧咧的谢兴礼带走。

顾诺儿连忙糯声提醒:“捕快伯伯们,你们漏啦,还有这个小姐姐,她也是从犯吖!”

谢流华本来都快藏到一旁的垂幔后头了。

被顾诺儿这么一说,捕快们将她直接抓了出来。

“放开我!”谢流华惊呼连连。

眼见着谢兴礼和谢流华都被带走了,顾诺儿小手一摊,糯声感慨:“自作孽吖~”

夜司明却根本不在乎谢兴礼他们的去处。

只皱了皱眉,看着顾诺儿晃悠悠的白嫩小脚。

他将她重新放回床中,点膝跪在脚榻上,为她穿好鞋袜。

然而,小姑娘的脚趾还是冰冰凉。

夜司明长眉皱着,眼里乌光闪烁,口吻带着不经意的关怀。

“往后你再冒失踩水,我就……”

顾诺儿打了个滚,从床榻上站起身,她歪着小脑袋询问:“司明哥哥就要怎么样?”

夜司明望着她波光水润的眼眸一怔。

他不自然地望向一旁:“我还是会为你换鞋袜。”

不然能怎么办?

咬她?舍不得。

打她?不可能。

没过一会,谢饮香和江萧然提着一堆吃的回来了。

顾诺儿踮起小脚,站在桌子边:“哇,脆皮烤鸭、荷包鸡、糖丝藕,居然都是窝爱吃哒!”

谢饮香依次在桌子上摆开,笑着道:“今日让江公子破费了,全是他花的银子。”

江萧然得意地抿了抿唇:“都是小钱,不用记在心上。哎,对了司明,我们刚刚上来的时候,看见店小二和一个捕快在说话。

大堂里也有人交头接耳,说什么被抓之类的,发生什么事了?这个客栈,不会有贼子偷盗吧?”

若是这样,谢饮香一个人住在这里也不安全。

他可以好人做到底,再给她换个客栈。

夜司明将顾诺儿抱起来,放在凳子上。

又给她拿白巾擦了擦小手。

他随意道:“大理寺卿谢兴礼方才带着人来客栈闹事,说谢姑娘与野男人私通,人没找到,被小二报官抓了。”

谢饮香一愣,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顺着地毯滚了一圈。

江萧然听了大笑:“野男人?谢姑娘一直和我在一起,我怎么没看见哪个野男人啊。”

他说完,只见顾诺儿和夜司明,都默默不语地看着他。

江萧然反应过来,大呼小叫:“野男人骂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