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捕快伯伯,就是他们,快抓!

“什么?!”谢兴礼心头一震。

这次去京郊的衙门办公,就是为了调取当年有关于涑河堤坝溃堤,造成下游百姓死伤几十余人的案件相关卷宗。

因为已经相隔有七八年的时间,所以要将全部的卷宗整理起来有些费劲。

但皇上吩咐了要彻查,那么,就必须要找到。

可是现在,因为衙门的一名捕快疏忽大意,就毁了一卷案宗!

万一那本卷宗,又刚好关系着重要线索呢?

谢兴礼不在场,虽不是他的过错,但他作为主要的负责官员,一定会被皇上问责!

这可怎么办?

他焦头烂额地按了按眉心,余光朝顾诺儿看来。

“公主,恳请您告知,臣的大女儿饮香,和那个野男人去了哪里!臣今日无意冲撞,请您恕罪!”

小家伙已经没有哭了,正扭着小身子,小手抱着夜司明的脖子,眨巴着水雾蒙蒙的眼睛看着谢兴礼。

她糯糯开口:“谢伯伯,窝觉得,你一定是误会啦!饮香姐姐,一直和我在一起吖。

至于你口里说的野男人……是指花萝卜哥哥,也就是江萧然吗?他们一起给窝买烤鸭去辽……”

说罢,顾诺儿仰起晶亮的眼眸,看着夜司明。

“司明哥哥,原来,给诺宝买烤鸭,竟然就变成了野男人……萝卜哥哥应该会生气叭!”

谢兴礼一愣。

江萧然?江家的小侯爷?

江家老爷子功勋极高,即便已经卸甲养老,但在皇上的心中,依旧有一定的分量。

他家的儿郎,会跟谢饮香不三不四地搞在一起吗?

谢兴礼终于有了一丝怀疑。

何况,他这个大女儿,一向矜持。

怎会真的做出,与男人过夜那等事出来?

他不由得看向一旁,处在惊愕里还没有完全回过神的谢流华。

谢兴礼眼里有了一丝疑窦及恼怒。

他因被愤怒冲昏头脑,以至于只听了秦文静、谢流华母女俩的话。

而忘了先来问问谢饮香,到底是什么情况。

谢流华察觉到他的目光,慌张地退了一步:“父亲!我没有撒谎!有婆子真的看见,谢饮香和个男人进了客栈,一夜都没出来!”

“仅凭这个,你和你母亲就已经断定,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了?还专程将我从京郊急传回来!”谢大人压着怒火质问。

谢流华没有说话,低头咬唇。

都怪那该死的婆子!

实际上,婆子也根本没见过江萧然,自然不认得他的身份。

顾诺儿在旁边扑扇着大眼眸,彻底听明白了。

又是谢流华联合她母亲,想要欺负饮香姐姐!

竟然,还想给她冠上私通男人的罪名!

好恶劣呐!

客栈相思住的店小二,领着一群捕快上楼来。

为首的捕头凶神恶煞:“是谁在闹事!”

顾诺儿当即奶白色的小手指向谢流华和谢兴礼。

“捕快伯伯,就是他们,快抓!”

店小二也点头:“正是这位大人,不由分说就带着人打扰客栈里的住客们!请官爷们做主!”

捕头挥手:“全部带走,有什么冤情,回衙门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