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为了顾诺儿,他真的可以杀人

顾诺儿可爱地吸了吸小鼻子。

她小身子往后一仰,瘫倒在床榻上。

可是本诺宝很无聊嘛!

司明哥哥又不让她乱跑。

就在这时,夜司明忽然眉头一皱,侧首看向门口的方向。

顾诺儿毫无察觉。

直到一声吵闹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门口传来低沉的质问:“就剩下这一间房了,昨晚和一个男人来的姑娘,肯定就住在这里是吧?”

店小二为难道:“这位贵客,您带着人进来,不由分说就挨个房间找人,小店是客栈,您这么做,让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啊!”

“少废话!”谢兴礼怒斥:“我是那姑娘的爹!她若是被歹人骗了,我还要找你们客栈的麻烦!”

店小二见状,也不再说了,只转身下楼去,准备报官称有人闹事砸店!

谢兴礼吩咐小厮:“将门给我踹开!”

谢流华站在谢大人身后,唇角勾勒出一抹计划得逞的暗笑。

她今天就让谢饮香身败名裂!

顾诺儿听见声音,支起小身子:“嗯?什么动静吖?”

夜司明的眉头此刻却皱的很深。

门扉被踢开的一瞬间,夜司明连忙将顾诺儿小脚护在怀中,不给他人看到。

谢兴礼最先冲了进来,他一晃眼,果然看见有个少年。

“谢饮香!”谢兴礼声音有着压制不住的愤怒!

然而,当他定睛一看,竟然是永夜侯夜司明!

谢兴礼愣住了。

他目光一转,只见夜司明坐在脚榻上,怀里捂着一双小脚。

而小脚的主人……

谢兴礼顺着看上去,对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是小公主!

谢兴礼嘴唇哆嗦:“怎么……怎么会是小公主和侯爷?”

谢流华更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她连忙四下查看,确认屋中只有顾诺儿和夜司明以后,她才道:“谢饮香呢?!谢饮香和那个男人呢!?”

她这一句话说完,顾诺儿就猜到谢兴礼带着人气势汹汹来此,到底是为什么的了。

小人儿水眸波光粼粼,顿时氤氲起水雾哭意。

她小身子扑进夜司明怀中,声音娇软带着一丝可怜。

像个受惊吓的小白兔子。

“司明哥哥,他们好凶吖!”

夜司明紧抱顾诺儿在怀中,他手掌按着小家伙的背。

将她抱起来以后,少年起身,看着谢兴礼一众人。

但凡在场的众人,都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锋刃,突然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似的。

夜司明乌眸散着寒芒:“我有同意你们进来么?”

谢兴礼顿时磕磕巴巴,不知怎么解释。

“我……我是来找大女儿,谢饮香的。”

顾诺儿趴在夜司明肩上,发出一声轻轻的啜泣:“呜……”

夜司明顿时腾出一只手,手掌按在剑柄上。

为了顾诺儿,他真的可以杀人。

他目光森冷阴寒,薄唇间吐出几字:“还不滚?”

谢兴礼急忙摆手:“侯爷,我们这就走,请您和小公主别动怒!”

他带着人退出房间。

就在这时,谢府的家丁跌跌撞撞跑来相思住客栈。

他气喘吁吁地到了谢兴礼旁边:“老爷不好了!京郊的案宗出问题了!有个府衙的捕快将卷宗不小心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