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她连礼义廉耻都不要了,还做什么人!

谢夫人当即就哭开了。

“老爷,我对不起你啊,你那么信任我,将后宅交给我打理,我却没有看住饮香,让她犯下这样的弥天大错!”

谢流华暗中用余光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只见谢兴礼听到谢夫人此话,果真面色一变,很是紧张起来。

她们母女俩原本是想等着谢兴礼将事情处理完回家,再告诉他。

但是,谢流华担心,万一谢饮香和那小白脸跑了怎么办?

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好的捉奸机会,岂能放过?

所以,母女俩一合计,直接安排家丁去京郊府衙找正在忙公务的谢兴礼。

怎么说也要把谢饮香今日彻底赶出谢家!

谢兴礼连水也顾不上喝:“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谢夫人掩面,似是没脸说出口。

她身旁的婆子便接话道:“老爷!大小姐跟野男人走了,夫人派人去找她,还被她赶了回来!

大小姐不管不顾,和那男人在客栈开了房。夫人实在是没办法了,大小姐才多大年纪啊,就如此不知廉耻,只能叫老爷您回来主持大局了!”

谢夫人抹泪说:“老爷,饮香虽然不是我的孩子,从前我待她也算严格,但是,我可一直将她当成咱们谢家的女儿看待!

她现在做出这种不要颜面的事,要是传开了,老爷在官场上岂不是任人耻笑?而且,对流华也有影响!”

谢兴礼已经从震惊到疑惑和恼怒。

“此事当真?饮香真的和人去客栈了?”

“千真万确!”婆子情急道:“老爷现在带着人去相思住找,定能看见大小姐和那男人还厮混在一块!”

谢兴礼面色青白交加。

他沉着脸想了一会,当即吩咐:“去准备两辆马车,给我带七八个家丁。我倒要看看,她谢饮香到底有没有做什么有辱家门的事!

若是真的,我就打断她的腿,当做再也没有这个女儿!”

谢夫人假意拽住他的衣袖:“老爷,要不还是等饮香回来再说吧,若是你这样带着人去,她以后怎么做人呐?”

谢兴礼越想越生气:“做人?她连礼义廉耻都不要了,还做什么人!”

说罢,他一甩袖,径直走了出去。

谢夫人使了一个眼色,婆子连忙跟上去准备马车。

谢流华沉吟想了想:“娘,我跟父亲一起去。这样,就算是父亲只看到谢饮香和那个男人共处一室,我也有办法说的让他们俩做过什么似的。”

谢夫人颔首点头。

谢饮香一直是她们母女俩心头中的刺。

谢夫人好不容易熬死了原配,被扶植上位成了正室。

怎能容忍前大夫人的孩子一直在她眼皮底下肆无忌惮?

谢兴礼带着一堆家丁,还有谢流华,乘坐马车,直接杀去了城中客栈。

此时,大雨瓢泼,顺着相思住的屋檐滴落成一片雨帘。

顾诺儿坐在床榻上,晃着小脚丫。

她的鞋袜刚刚被脱去,夜司明坐在脚榻上,正打算给她捂一捂小脚。

夜司明皱眉,状似斥责:“我抱着你不好么,自己走就会踩中水洼,鞋子湿了容易着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