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司明哥哥,你也脱了叭!

顾诺儿立即伸出小手手,轻轻地顺了顺夜司明的发梢。

“司明哥哥乖喔~”

她歪着小脑袋,大大的眼眸像列着繁星的乌黑夜空。

夜司明低笑一声,他闭了闭眼,仰倒躺在了小家伙的腿上。

顾诺儿小眉头皱了皱。

司明哥哥的脑袋有点沉吖!

不过,他不舒服,还是忍着好了。

顾诺儿看着眼前那对毛绒绒的耳朵,她小手指动了动,忍不住摸了两下。

哇,好软!

随着她小手的轻轻触碰,灰黑色的狼耳也跟着抖了抖。

顾诺儿登时睁圆了大大的眼眸。

好可爱!

她看着夜司明没有反抗的意思,伸出两只小手手,一左一右地捏住狼耳,开始揉搓起来。

呜呜,手感真好。

玩了一会,顾诺儿忽然想起正事!

她连忙摸了摸夜司明脸颊上的鲜血。

轻轻擦掉以后,才发现并不是他受的伤。

顾诺儿软声问道:“司明哥哥,你是哪里不舒服吖?”

夜司明指了指头,哑声回了一个字:“疼。”

头疼?

顾诺儿连忙用小手为他揉着眉心。

她的指腹软软的,带着温凉的触感,极大程度的缓解了夜司明的不适。

他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而开。

夜司明再次睁开眼眸,目光中,萦绕着混沌和复杂的情绪。

他上次被佛印击伤以后,邪力就压制不好。

方才在林中,将尧夏国的探子解决了几个。

闻到血腥味,竟然就有点受不住。

体内狂躁的因子咆哮出来,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嗜杀的热烈。

也几乎是那一瞬间,夜司明想起他答应过顾诺儿——

“我会违背本能,永远爱护你。”

那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让她害怕和担心。

夜司明强忍剧痛,将打晕的尧夏国探子们捆好,一起丢到了官府去。

随后他跌跌撞撞回白府的途中,邪力再也压制不住,导致狼身不稳。

夜司明逼不得已,只能翻墙回院。

却在这个时候,看见了顾诺儿。

不知为何,他当时烈火烧心的一种灼痛感,顿时像是受到了安抚似的。

此时此刻,他躺在顾诺儿的腿上,也觉得心安。

顾诺儿见夜司明神情松动不少,可额头还是滚烫。

她努力回忆:“之前二哥哥染了风寒发热的时候,宜娘亲都是给他脱光光哒,然后拿湿毛巾擦手和脚。司明哥哥,你也脱了叭!窝来帮忙!”

说着,她挪动两只小腿,想把自己的小身子先从夜司明的头下抽出来。

顾诺儿还不忘伸出一只小手,先扒住夜司明的外襟,然后就想往两边扒拉。

夜司明骤然惊醒似的,本就因发热而有些酡红色的脸,更显一抹红痕。

“顾诺儿,你做什么!”他咬牙低斥。

小人儿满脸写着无辜两个字。

“我帮你脱掉,然后擦手手和脚吖!你放心喔司明哥哥,之前我二哥哥发热时,宜娘亲就是这么处理的,二哥哥很快就不难受了!”

说罢,顾诺儿使出吃奶的力气。

两只小手死死抓住夜司明的衣裳,往后一拽。

夜司明那线条匀称、肌肉条理均匀的锁骨与白肩刚露出来,就被他死死按住了衣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