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小公主,纳命来!

陈妙双一怔。

对呀,她可以去宫道上等。

皇上每日从御书房出来,定会经过御花园。

陈妙双心中觉得,皇上不是忘了她,而是没时间。

顾熠寒日理万机,怎么会不来呢?之前两日,都很喜欢看自己舞剑的。

陈妙双承认,她确实是投机取巧。

她花了点银子,从别的小太监那打听到。

乔贵妃之所以圣宠兴隆,除了为皇上诞下了唯一的小公主以外。

还是因为当年那一舞动天下的剑舞。

陈妙双自己就会一些舞艺,再加上她身段柔和,又会弹曲。

模仿当年乔贵妃的剑舞,为皇上解个闷凑个趣,又有何不可呢?

所以她趁着一次皇上来乐府的机会,塞了姑姑一点银子,就站在最前头表演去了。

果不其然,皇上似乎有了兴趣,一连两三天,都来看她舞剑。

却没想到,今日皇上没来了。

陈妙双没有放弃,她甚至做美梦,自己离乔贵妃,只有一步之遥。

等她承受恩宠,自己也怀有身孕,到时为皇上诞下第二个小公主。

陈妙双有信心,定能和乔贵妃比肩。

她打定主意,决定明天一早,就去御花园等着。

皇上要是从御书房里出来,就定能看见她。

陈妙双心满意足地跟姑姑道了别,转身进屋休息去了。

乐府的姑姑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模样,暗自撇了撇嘴。

“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要飞上枝头了?就差把野心刻在脸上了吧!”

姑姑转身,进了房去。

丝毫没看见,房顶上悄然掠过的乌黑的身影。

……

睡到后半夜的时候,好像起风了。

顾诺儿被一阵阵寒冷的风吹醒。

她睁开雾蒙蒙的眼眸,自己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内殿的窗子,不知被谁打开了,敞着半条缝。

呼呼的冷风,就是从这里灌入的。

顾诺儿看了看身边,正在熟睡的娘亲。

唔,这么冷的风,万一把娘亲吹生病了怎么办吖?

小家伙顿时责任感十足!

她扭着小屁股,从乔贵妃的身上爬过去。

小脚丫晃了晃,就够到脚榻上的鞋子。

因为太黑了,她穿的是乔贵妃的。

小家伙哒哒哒地拖着鞋,准备去关窗。

顾诺儿刚走到窗子前,却发现自己不够高。

真是腿到用时方恨短吖!

她努力踮起小脚:“嘿咻……嘿……”

就在这时,顾诺儿的耳朵,捕捉到一声很细微的长剑出鞘的声音。

她不是普通人,这一声奇怪的响动,在她听来尤为刺耳。

顾诺儿下意识后退一步。

几乎是同一瞬,一柄明晃晃的长剑,从半敞的窗子外,直刺进来。

一个穿着夜行衣,黑乎乎的人,目露凶光,从窗外闯了进来!

顾诺儿接连后退,一个没注意,小屁股墩就坐在了地上。

她看着面前持剑的黑衣人,一点也不怕,反而扑扇长睫,糯糯询问:“你是谁吖?”

黑衣人声音残忍粗犷:“小公主,纳命来!”

他手中锋利的长剑,猛地像顾诺儿刺来!

眼看着剑锋就要碰到她了!

这电光火石的一瞬,一把玉如意,直接挡在了剑锋下!

顾诺儿扭头看去,当即拍起小手:“娘亲好腻害!”

月色和风声中,乔贵妃仅用一笔玉如意,挡住了黑衣人气势万钧的剑。

她眼神充满杀伐,冷意盎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