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刚刚掉进洞洞里,没有钱钱了

到了医馆,郎中是个老人家,正在收拾药柜子。

他的药童在安门板,像是准备打烊了。

“老爷爷!救救窝哥哥!”顾诺儿趴在收账的台子上,蹬着小脚,眼巴巴地看着老者。

老郎中回头,定睛一看。

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在说话。

他听到救人二字,连忙招呼药童:“快,将药箱提上,止血药拿着,金创膏也带。”

说罢,他急忙绕出药柜:“小妹妹,你哥哥怎么了?是伤还是病?有没有流血,唉,罢了,见到病人再说,你先带路!”

顾诺儿两只小手,举起夜司明的手背,给郎中看。

“老爷爷,我哥哥是划伤了,你瞧!”

老郎中眯眼一看,马上怔了怔。

“只有这里?”

顾诺儿绷着小脸,严肃点头。

“很严重叭?他很疼的,你快上药叭!”

老郎中摸了摸胡须:“这……恐怕老朽很难办。”

顾诺儿大眼睛里顿时有一丝害怕和枉然。

“为什么吖?”她奶声奶气地问:“是不是司明哥哥伤的太重了,你治不了?”

老郎中摇摇头:“不是,是症状太轻了,都不知道用什么药。”

顾诺儿顿时软糯声音拔高:“才不是呐!他都觉得不舒服了,你不包扎,万一他发热、呕吐、昏迷,怎么办?”

夜司明抿唇,压着笑意看顾诺儿一本正经为他讨公道。

他微微挑眉,此时此刻,心情甚美。

早知道她这么紧张,上次山林剿匪回来,他至少也要割一道口子。

江萧然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心中啧啧感慨——

这人,装的可太像了!

最后,顾诺儿因为担心,眼眶红红的。

老郎中怕这个雪娃娃一样的小孩子就在医馆里大哭起来。

于是连忙答应给夜司明包扎。

最后,夜司明手上缠着一圈白绷,才算结束。

然而等到付诊金的时候,顾诺儿小手一摊:“刚刚掉进洞洞里,没有钱钱了……”

她看向夜司明,夜司明跟着皱了皱眉。

“我也掉没了。”

于是,二人齐齐看向江萧然。

江萧然一愣,跳脚道:“你俩反复压榨我,好意思吗!”

但他还是认命地摸了一下原本应该悬挂钱袋的腰间。

可惜,只抓了个空。

江萧然一愣,低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腰带。

他默默抬起头:“定是方才急着报官的时候跑掉了。”

老郎中皱眉眯眼在旁边看了半天了,他恍然大悟:“你们几个富家少爷小姐不在家里好好待着,出来涮人开心吧!

我们这都是小本生意,用的药材也是钱啊,唉算了算了,就当我送你们一次,下回可莫这样了。”

他刚说完话,就有一只素手,拍了几个铜板在收账的柜台上。

谢饮香轻声问:“这点够不够?”

老郎中数了数,连连点头:“够了够了,还多给了一枚。”

四人这才离开医馆。

出门以后,顾诺儿软软道:“饮香姐姐,还好有你吖!”

江萧然更是道:“谢大小姐,关键时刻,你竟如此可靠。你这兄弟,我江小侯爷交定了!”

说着,他准备将胳膊搭在谢饮香肩膀上。

谢饮香轻轻一退,避开了。

“江小侯爷,自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