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司明哥哥又是怎么受伤的!

顾诺儿两只小手手搓着自己的脸颊。

小姑娘皮肤嫩,越碰越红。

一对水汪汪的黑眼睛里,盈着委屈。

“司明哥哥,窝告诉你,你咬我这件事,没五根糖葫芦解决不辽!”

夜司明好整以暇地挑眉:“十根吧,让我再咬一口?”

说着,他作势覆唇,吓得顾诺儿连连摇摆小脑袋。

“八行!!!”

见顾诺儿一张粉扑扑的小脸满是慌张,小奶音里充斥着拒绝。

夜司明忍不住低沉地笑了笑。

马车这时停了下来。

外头传来江萧然的声音。

“司明啊,你抱着公主下来吧,我带你们上医馆看看,伤势可严重吗?”

就这么让夜司明和公主回去,要是他俩谁有个好歹,江萧然觉得,爷爷得把自己的皮扒了!

皇上就不必说了,定是见不得小公主受伤。

夜司明家里,白毅将军讲道理,一般不动手,但白夫人她可是护孩子啊!

所以,思来想去,江萧然还是带着顾诺儿和夜司明来了城中最大的一间医馆。

江萧然说完,顾诺儿才垂眸,大大的眼睛,瞧见夜司明的手背上,果然有一条细长的伤口。

啊吖!怎么回事!

刚刚在水潭底下,她分明已经很小心了。

司明哥哥又是怎么受伤的!

夜司明刚想拒绝,却没想到,顾诺儿捧住他受伤的那只手掌。

她低垂着的长睫乌黑浓密,小脸肉嘟嘟的,正一鼓一鼓地,从粉唇里吹出几口气。

“司明哥哥,你不疼叭?好可怜吖,这么长一道伤口,我们快去让郎中帮忙上药叭!”

夜司明挑眉,垂眸看了一眼伤势。

就这种伤,明早大概就要看不见了。

值得去医馆?

然而,他转眼,看见顾诺儿的小圆脸上,满是担心自责的神情。

夜司明声音低沉,慢悠悠地问:“可是我有点累,若是不能走了,你扶着我?”

顾诺儿连忙点头:“放心叭,司明哥哥,有我在这里,你就别担心咯!”

说完,小家伙拽着他的一根手指头,小屁股拱了拱,坐到马车边,然后自己嘿咻一下,跳了出去。

平时都是夜司明先下马抱着她,今天,是自食其力的诺诺!

江萧然和谢饮香看见他们二人下来,都松了一口气。

谢饮香道:“都检查看看,才比较放心。”

顾诺儿点头,她抱着夜司明那只受伤的手,扛在自己瘦小的肩膀上,像背麻袋似的,拽着他往前走。

“司明哥哥你再撑一会儿喔,马上就走到门口了!”

然后,小家伙还不忘奶声奶气地大喊:“各位叔叔伯伯婶婶奶奶,让一让,我家哥哥受伤啦,要看郎中!”

夜司明看着她圆圆的小脑袋,薄唇微抿,强压忍不住的笑。

江萧然很不合时宜地凑到他跟前,上下一阵严肃的打量。

“司明,我怎么觉得你精神抖擞,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夜司明眸色一冷,笑意渐渐淡去。

他盯着江萧然,示意他看自己的手背。

“你瞎么?划伤了,看不到?”

江萧然一阵无语凝噎。

你丫踢蹴鞠的时候膝盖流血眉头也没皱一下!

现在划伤了一个小口子就喊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