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诺宝这是不喜欢别人亲近朕

烛光下,乔贵妃的眉眼愈发精致动人。

几年前,她就是名动京城的美人,现在生了孩子,不仅更加貌美。

还添了一丝做母亲的熟韵,让人看一眼,就引起遐思不断。

乔贵妃声音很轻地说:“陛下,臣妾知道您忙,不要紧,只是诺儿从小就跟在您身边长大,

您少来几次,这孩子都记在心里呢,臣妾不打紧,只要诺儿不伤心就好。”

顾熠寒顿时心中隐隐有些自责。

他怎么能偶尔去乐府听曲,而不来陪伴女儿呢?

皇帝朝床榻上的小家伙看去,顾诺儿睡的恬静乖巧。

他的女儿,一向很懂事。

父亲的陪伴尤为重要,一想到以后诺儿还会长大,或许嫁人后,跟着夫君远走千里,想见也难了!

顾熠寒暗自骂了一句自己该死。

他愧疚万分地握紧乔贵妃的玉手:“雅玉,朕明白,你们娘俩一个体贴一个懂事,朕实在有幸。”

乔贵妃抿了抿红唇:“陛下,您还有好多政务要处理,快些去罢,只是夜深露重,

千万要注意龙体,让春寿温一盅老鸭汤,您要是疲倦了,喝几口垫垫肚子,人也精神。”

顾熠寒点了点头,感慨贵妃的细心妥帖。

他又坐了一会,才从秋水殿离开。

夜色已深,宫道上两列宫人站在皇上后头,人人手中举着明灯。

顾熠寒走在前面,面色看不清喜怒。

春寿试探着询问:“陛下,今晚批完奏折,您可还要去乐府听曲?如去的话,奴才叫人早早准备上。”

谁知,顾熠寒斜睨看来,给了一记冷冷的眼刀。

春寿伺候多年,就这么一眼,他心知不妙,连忙跪在地上。

身后一群宫人,跟着呼啦啦地跪下。

春寿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一巴掌:“奴才该死,奴才多嘴!”

顾熠寒居高临下地垂着冷淡的眸子:“春寿,你也太不懂事了,朕刚刚从贵妃那出来,你没听懂意思,朕可懂了。

诺宝这是不喜欢别人亲近朕,批完奏折,约莫也要天亮了,到时直接上朝去,还听什么曲子?

你也是的,之前几次,都不知道提醒朕,自己去慎刑司,领五个板子吧!”

春寿心中叫苦不迭,皇上喜欢听曲,去乐府见伶人,这事他哪儿敢拦啊?

他有几个胆子!

但是叫小公主今天这么一说,皇上竟然直接就不去了。

再对伶人感兴趣,也不喜欢了。要么说,还是小公主厉害啊。

乔贵妃更是不得了。

就这么一个女儿,将皇帝拴的死死地。

他连忙磕头谢罪:“奴才知晓了,往后一定会仔细服侍,请陛下息怒。”

顾熠寒不咸不淡地说了句:“起来吧。”

皇帝的黑靴从春寿面前经过,春寿被自己的小徒弟扶起来,颤颤巍巍地抹了一把头上冷汗。

虽说自打小公主出生以后,皇上确实很注意,不再乱犯杀孽了。

但君心难测,伴君如伴虎啊!

皇上和一行宫人远走后,春寿的小徒弟询问:“师傅,那咱还要去跟乐府的陈姑娘说一声吗?”

“说你个头!”春寿一巴掌将他掀翻:“皇上的意思都不会猜,蠢死你得了!还跟她说干什么?那就是个麻雀,上不了枝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