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这画,我不要也罢!

学生们顿时哗然喧闹起来,大家各自交头接耳。

“怎么从前没看出来她谢二小姐是个乐于助人的个性呢?”

“就是,我还记得她偷公主的白虎幼崽,还想嫁祸给宣王世子。”

江萧然敲桌起哄:“夫子,你是不是亲眼看见了,不然,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夫子瞪着眼睛,假意斥责:“谢二小姐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撒谎吧,若真是这样,品性太差了,我们学府里不会有这样的学生。”

顾诺儿抬起长睫,瞧着夫子。

她叹了小小一口气。

夫子的话说的太早啦。

谢家大小姐谢饮香在听到夫子这么说之后,第一时间朝顾诺儿看来。

她心中很是疑惑。

为何这件事听起来,那么像诺儿刚刚跟她讲的帮助昏倒老人的事呢?

自从谢流华上次想偷走顾诺儿的白虎以后。

大家就对她的人品产生了怀疑。

夫子无论如何安排,都无法让众人信服。

最后谢流华反倒是自觉委屈地哭了起来。

“我原本也没想告诉夫子真相,但来迟了,不得不解释。这画,我不要也罢!”

说着,她拿帕子擦了擦眼尾,目眶红彤彤的。

夫子见她如此,干脆拍板定音。

“你们也别争执了,等会儿戴画师来了以后,我把事情向他说明。老先生若是觉得谢二小姐值得送画,那大家也没什么好置喙的!”

顾诺儿侧眸,乌黑水润的眼睛,瞧了瞧哭的委屈不已的谢流华。

谢流华余光也扫过来,不知为何,当看见顾诺儿那清凌凌的一对眼眸时,她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谢流华心中自我安慰。

那老头收了她的好处,这次,就算是顾诺儿的功劳,她也抢定了!

到时,若是顾诺儿敢反驳,她就说公主气量小!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阵粗重的脚步声,间或着拐杖碰到地面的咚咚声。

夫子急忙迎了出去。

“戴老先生,您来了……呀!您的额头,这是怎么一回事?”

学生们听见声音,纷纷好奇地伸着脖子,瞧去门口。

只见夫子扶着一个老人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老人家手里拿着个白帕子,正捂着额头,隐约有红色的血迹渗出手帕。

他面色不虞,像是带着隐隐的恼怒。

进来课堂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今早我见红日奇美,就带着纸笔出去,想要画下这副美景。

却没想到回来的途中,口渴干热,眼前发白地倒在地上。有一位小姑娘救了我,然而,她只将我扶了起来,

之后就不管不顾地走了,我起身离开,脚下不稳摔倒,这才又绊了一跤!”

顾诺儿歪头,小小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这个老爷爷,就是早上她救过的人。

可是,老爷爷怎么会受伤呢?

难道她走了以后,老爷爷又摔跤了?

不过,眼下戴老先生并没有看她,而是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坐在那里的谢流华。

谢流华眼中,藏满了惴惴不安。

她死死在袖子里拽着手帕。

贝齿咬唇,盯着戴老先生。

这老东西,为何收了钱,却根本没按照她的要求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