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七夕特更番外一篇(正文随后更新)

本章为节日特赠,可能会涉及轻微剧透,感谢读者宝宝一直以来的支持。值此花好月圆的佳日,我祝你们快乐不止七夕,永远被偏爱。

另外,因为大家呼声很高,选番外和选加更的人一样多,所以桃粥决定既加更也放番外,只希望你们能开心呐!这次两篇文的番外是一模一样的,算是宝儿阿斐和诺儿司明的一次联动,希望你们食用开心。

先放番外,等会开始放更新,今天五更哦。

身份介绍:夏宝儿-锦鲤小妖;公羽斐-上古龙神;顾诺儿-锦鲤小仙;夜司明-妖皇煞神。

*

番外之七夕特辑——

夏宝儿和顾诺儿相携逃跑,已过去两日。

她们约定不带各自相公,前去四海八荒游玩。只留下一封书信,就逃之夭夭。

公羽斐和夜司明追到了无尽林外。

她们的气息就隐藏在林中。

无尽林地处天下最北边,人烟罕至,常年树叶沉绿茂密。

今日天气不好,远处连绵的群山上,是片片浓厚的乌云,偶尔有几道紫雷乍现,更显得光线幽暗。

两道身影落在无尽林入口。

公羽斐白衣赛雪,眉眼冷然,他凉眸一扫,便要抬步进林。

夜司明伸手拦下,他挑眉瞧着林子里,语气慵懒:“我夫人有个哥哥,专擅机关巧术,一不留神,立刻会被万箭穿心。”

说完,他捡起地上一片落叶,轻掷向前。

只见落叶飞入林内,不知碰到了什么,一根银线断裂的声响传来。

刹那间四周便从暗处飞射出银针,哒哒地刺中了落叶,直至掉在地上。

公羽斐看着,语气冷冷:“你倒是熟练。”

夜司明嗤了一声:“我算是有经验了,自从我夫人学会机关,没少拿我练手。”

大婚前一晚,那小东西还在床边放了暗器。

公羽斐薄冷的目底闪过一丝怜悯。

“我家宝宝只有几个哥哥,即便如此,我求娶她还是费了不少力气。听说顾诺儿有二十几个兄长,看来,你的处境比我更加难过。”

夜司明抱臂,呵笑不语。

二十几个哥哥要群殴他的时候,他也没怕过。

公羽斐伸掌,冷冽的眉目瞧着无尽林。

“我用神法清除障碍,方便我们找人。”他说罢,掐诀运用内力。

夜司明在旁边看着,公羽斐掐诀两次,无尽林都纹丝不动。

他皱了皱眉:“怎么了?”

公羽斐收手,抿唇默默说:“我家宝宝把我的法力压制了。”

夜司明颇为讶异,桀骜眉目浸染一丝嗤笑:“你不是万古无一第一上神吗,还能被她压制?”

“我把我的逆鳞交给她了。”

“……”夜司明哑然。

逆鳞是龙的弱点。这无异于将自己的死穴,双手奉上。

看来,他和公羽斐半斤八两,自己的命,都是夫人的。

夜司明扬眉,挑唇轻笑,目光桀骜不驯:“那么,只能看我的了。”

只见刹那间,夜司明目色燃火,红焰轻轻飘在眼尾,将他冷峻面貌,衬得充满妖异感。

夜司明背后骤然腾起黑墨似的游丝,组成了一个硕大的狼头,正凶神恶煞的眼冒红光地盯着无尽林。

他正要横扫林子,将机关和一切陷阱破除时。

夜司明的动作突然僵住了。

公羽斐看见,他身上的至邪之力骤然消失。

目色恢复了正常,就连元神狼形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公羽斐拧眉:“为何停了?”

夜司明面色如常,却说着:“我好像听到诺儿叫我了。”

“……”公羽斐颇觉无奈。

方才,夜司明本恶狠狠的,就因为听见顾诺儿叫他,将一身戾气全收了起来,就差摇尾巴了。

夜司明自觉无措:“没办法,诺儿肯定在附近看着,我拿她没辙。”

如此说来,夜司明和公羽斐两个人,纵使平时多么神通广大、法力可以翻天覆地。

现在,不过就是两个追妻失败的普通男人罢了。

若是强闯无尽林,受伤也是有可能的。

看来,为今之计,只有将她们引出来才行……

公羽斐和夜司明对视一眼。

两人交汇了一个眼神。

公羽斐语气冷漠,颇有些怪罪道:“说来,我家宝宝一向温和乖巧,此次一声不吭就跑出来游玩,也定是受了顾诺儿的蛊惑。”

夜司明不满,目光森冷阴寒:“胡说八道。夏宝儿比诺诺大,她若是不想去,诺诺说几遍她都不会出来。分明是她有心离开,你休要怪到我夫人头上。”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眼底看出了对方的暴怒与不满。

最后,他们干脆不用法力,赤手空拳地打了起来。

夜司明拳风狠戾,公羽斐身形敏捷。

两人互不相让,难分高下。

这时,一个穿着毛绒绒外裳的少女忍不住冲了出来。

“好了好了别打啦!”

夜司明第一时间收了手。

他扭头看去,有些讶异。

他的娇妻小宝贝顾诺儿,穿着毛绒绒的外裳,两只小手上也套着爪套。

头上还顶了一个帽子。

整身装扮,俨然是一个大熊猫!

“诺诺,你怎么穿成这样?”夜司明诧异。

顾诺儿眼眸晶亮,唇红齿白。

她拿毛绒绒的大手套轻轻拍了拍头上的熊猫帽子:“可爱吧?!这是穿给宝儿姐姐看的,她不是怀有身孕了嘛,我想哄她开心!”

“身孕?!”公羽斐比夜司明更快回过神来。

“对呀!”顾诺儿扑扇长睫:“龙神还不知道呐?啧啧,这怎么给小宝宝做爹爹呢?”

公羽斐长眸中的淡漠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汪情急。

“宝儿她人呢?”

就在这时,一道委屈的声音传来:“阿斐哥哥……”

像是饱含委屈。

众人抬头,夏宝儿被一团发着浅浅淡光的云团围着,更衬得肌肤白皙滑腻,她衣带飘动,犹如忽然出现的神女一般。

初有孕的她,眉眼里透出一股极其妩媚动人的柔美。

偏偏一双羽睫已被眼泪浸湿。

众人都看见,她额头上,冒出的两个小尖尖,状似龙角。

夏宝儿直扑公羽斐怀中,她抽泣着抬起泪眼:“跃龙门以后,这还是第一次龙角压不下去,阿斐哥哥,我是不是变丑了。”

公羽斐把她抱在怀里打量,沉息感应夏宝儿的体内,一颗跳动稳定的龙心,正在她腹内。

他眉眼冰川冷锋,顿时化为一汪温和宠溺。

“怎会,我的宝宝,怎样都好看。你若是不喜欢,我带你去找师父,他刚成了新一任天帝,定有办法解决此事。”

夏宝儿点了点头。

夫妇俩朝夜司明和顾诺儿告别。

公羽斐顿时化作一条硕大的白龙,片片鳞甲泛着寒泽。

待夏宝儿坐稳,龙身腾云,眨眼间飞去千里之外。

顾诺儿眯眼看着他们离开,失望地噘嘴:“还以为能和宝儿姐姐多玩几天呢!”

她一扭头,发现夜司明挑眉看着她,目光里满是审视。

“诺诺,你哄夏宝儿开心,为何穿成这样?难道熊猫,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是说你们鱼类怀孕,喜欢看熊猫?”

顾诺儿粉嫩的小脸闪过一阵心虚。

她才不会告诉夜司明,是因为上次去修罗界游玩,看到一个熊猫恶神,却长得风流倜傥、英俊潇洒!

所以,她才想扮演熊猫,说不定宝儿姐姐肚子里的小龙龙看到了,也能高兴呢!

顾诺儿义正辞严地解释:“当然是因为熊猫可爱,可不是因为别的喔,你别多想!”

夜司明薄唇一抿,轻笑了一下,目色忽而变得幽幽。

突然,他将顾诺儿打横抱起,扛在肩上,直接要回家去。

小姑娘晃着小手小脚:“司明哥哥,让我自己走!”

夜司明嗤笑一声:“让你自己?你一声不响就跑了,现在我们回家,好好算账!”

顾诺儿可怜兮兮地道:“呜哇,司明哥哥又要欺负小孩了!”

夜司明挑眉:“哦?真正的欺负你知道是什么样的,现在这也算吗?”

顾诺儿面色一红:“司明哥哥无耻!大狗勾无耻!”

一道燃着烈火的鬼车悬浮在空中,夜司明将顾诺儿丢了进去。

他按着小姑娘,笑的眉眼俊朗,声音低哑:“你知道狗发疯是什么样的,狼比狗,还要厉害。”

两匹修罗马妖拉着鬼车一路朝他们家而去,一路洒下小姑娘可怜的求饶声。

夜司明只觉畅快:“不准叫哥哥,要说相公。”

“相公……”顾诺儿乖乖地。

如此,夜司明忽而明白,某种程度上,他和公羽斐是一样的。

甘愿为她,攒百世情深,一头撞入红尘,最美不过,与她相伴的每个黄昏。

说起来,今日好似是七夕。

那么,长长久久,久久长长。

*

作者注:这只是七夕特赠番外哦,为了写作需要,才把两对放在一起相遇,并非是说宝儿和诺儿是一个时空哈。一会继续更新正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