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顾诺儿,回家吗?

宋泉抬头,夜司明恰好垂眸,像个俯看的神,眼角眉梢,都带着不属于凡世的桀骜和睥睨。

“宋将军,你儿子很不耐打。不过,他倒是比你的那群虾兵蟹将厉害一些。再让他多练三十年吧。”

宋泉睚眦欲裂:“你!永夜侯,你欺人太甚!”

居然专门跑到他家里来,暴揍他的儿子!

夜司明挑眉,口吻森冷:“我方才跟宋祁渊说明白了,也不妨再告诉你一声。

往后想歪门邪道的主意害人,最好避开顾诺儿。其他人的生死我不管,她要是伤一根手指,我就开杀戒。”

说罢,他看了看天色。

不早了,是时候走了。

夜司明掠身而去,留下一句:“给他留了一口气,你好好治吧,若是死了,下回我没人打了。”

宋泉气急,怒吼声震彻房屋:“你这贼子宵小——!”

白毅!一定是白毅教的。

他宋泉发誓,今生和白毅还有夜司明不共戴天!

夜司明专程回了一趟白府,沐浴更换衣裳。

他将带了血的衣服丢出门,被白毅看见了,吓了一跳。

“司明,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夜司明整理衣袖,他头戴玉冠,颇有些少年意气风发的利落。

但偏生眉眼生的俊冷,又极其清贵。

夜司明随口回答白毅:“杀了一只鸡,打了几只鸭子,衣服弄脏了就不要了。”

白毅看他要走:“马上要吃晚膳了,你怎么还出门去?!”

夜司明侧眸:“顾诺儿今日有事,我去接她。”

说着,他头也不回,让白毅和白夫人不用等他晚膳,就直接走了。

白毅原地愕然,手里还抓着医书。

这孩子,怎么三天两头不着家呢?

老姜头的店铺中,顾诺儿正站在凳子上,小手捏着自己的下巴,一张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凝重。

她抬眸,看着坐在眼前的老姜头、曲娘还有胡嬷嬷。

该怎么把打算盘这件事,教给他们三个呢?

顾诺儿小嘴哒哒说了一下午了,这几个人还是没学会!

老姜头义正辞严:“我一把年纪了,银子金子都看不清,学不会!”

曲娘有些讪讪:“公主,奴婢打杂还行,这账本的事,真的做不来。”

胡嬷嬷笑的慈和:“公主,这算盘是干啥的?”

得,这个,根本还不知道算盘是做什么用的。

小家伙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声音糯糯,带着苦恼:“诺宝好难吖!”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夜司明的声音——

“顾诺儿,回家吗?”

小人儿听见他来了,连忙拧着小屁股跳下凳子。

随后哒哒朝夜司明跑去。

小人儿如同倦鸟归林,一下子扑进夜司明的怀里。

“呜呜司明哥哥,你怎么才来,窝都想你了!”

跟他们一比,大狼狼实在是太聪明了,总是一点就通。

小家伙软乎乎的身子扑了个满怀,她乌发软软,脸颊光滑,就像是剥壳鸡蛋。

蹭过夜司明手背的时候,他挑眉,笑的快意。

“怎么?跟他们玩的不开心了?”

顾诺儿扒拉着夜司明的腰,几乎挂在他身上,像个粉嫩可爱的小挂件。

她乌眸大大的,黑白分明,因着夏日炎热,小家伙又卖力“教学”,两个脸颊上染着胭脂色的粉红。

“诺宝说了一下午,都累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