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夜司明不允许诺儿被诋毁

顾诺儿声音软糯,开口问道:“宋家大姐姐,我看这玉佩不过是很普通的一块嘛,怎么可能就是我五哥哥的呢?万一是别人的呐?”

宋又云朝顾诺儿看来,她咬牙说:“这蟠龙玉佩,是五殿下的母妃留下来的。还是当年皇上见他母妃生产辛苦,随手赏的。

因此,五殿下视为珍物,日日佩戴在身。这一定是他的,错不了,小公主别帮五殿下狡辩了。”

顾诺儿更加睁大了水灵灵的眼眸:“咦?你这样说,窝就觉得更奇怪了。连窝这个亲妹妹,都不知道原来这块玉佩五哥哥这么喜欢。

你跟五哥哥非亲非故,对他的事为何这么了解上心?”

宋又云脸色一白。

不好,上了这个小姑娘的当了!

竟然被她三言两语带进了陷阱里!

周围的大臣们,都觉得小家伙说的话有道理。

五皇子那么低调,平时也没啥存在感,更是深居简出。

平常人怎么会知道这个玉佩是他经常佩戴的?

没想到,宋又云一个闺阁大小姐,却知道的这么清楚?

众人看宋又云的眼神变了。

宋将军内心直呼糟糕。

他连忙向一旁自己的儿子宋祁渊使眼色。

宋祁渊便起身解围:“公主,我家姐只是想为婢女小敏伸冤,她只是将她知道的如实说出,请您不要这般咄咄逼人,有损我家姐清白。”

咄咄逼人?

顾诺儿粉唇一撅,有些不高兴。

倒打一耙,还真是宋家的传统吖!

就在这时,有人猛地将酒杯拍在桌子上。

“咣当”一声脆响,酒杯连同着一旁吃饭用的碗都碎了。

众人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永夜侯夜司明慢条斯理站起身,他薄长的双目冷峻桀骜,这会儿,噙着一抹酒后的慵懒。

但目光清明,看着半点都没醉。

他挑眉看着宋祁渊:“姓宋的,事情还没弄清楚,你就反过来指责公主咄咄逼人,谁给你的胆子?”

宋祁渊看见夜司明就来气。

他抢了自己的风头,现在还当众想给他难堪?!

宋祁渊面对夜司明的方向,咬紧牙关:“永夜侯,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夜司明嗤笑一声,目光随即变得森然:“意思就是,你若再欺负公主一句,我现在就能要了你的命。

反正清剿山匪时,是白毅救了你,你还欠他一条命。我替他收回来,谁敢说一句不可?”

说完,夜司明拇指一推,腰间的长剑出鞘一寸,露出摄人寒芒,一如他目中的乌光。

熟悉夜司明的人都知道——

永夜侯是个心狠且毫无人性的。

上一秒谈笑风生,下一秒就能杀了你。

别惹他。

这是大臣们的共识。

宋祁渊气的胸口起伏,想要说点什么,但又理亏讲不出。

他身旁的宋又晴连忙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现在别强出头。

宋祁渊这才朝顾诺儿告罪:“请公主恕罪,方才是我言语不周,冒犯于您了!”

见夜司明已经出头了,方才想要暴起的顾熠寒、镇国公、乔贵妃、一众哥哥们,又默默地收了神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