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等着看叭,诺宝也不弱的!

营帐旁边,就是平时的将士们玩乐比拼时用的擂台。

夜司明抱着顾诺儿没有地方可以去,干脆就将她放在台子上坐着。

这下,他微微抬眸,才能看见小家伙圆白的小脸。

顾诺儿还在回想刚刚夜司明说的话。

她垂睫,恍如列星的眼眸亮晶晶的。

“司明哥哥,所以,你是先去把坏蛋山匪们打哭了,然后又回头救白毅伯伯啦?”

夜司明抱臂,靠着擂台,嗅着风带来小家伙身上的甜香气息,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

顾诺儿粉唇糯糯:“哇,你好厉害,伯伯们都伤的那么重,你却一点事都没有!”

夜司明沉吟思索,忽而抬起右手。

“其实还是伤了。”

顾诺儿小脸一惊,连忙用两只小白爪爪捧住他的手查看。

“哪儿呢哪儿呢!”

夜司明薄唇一抿,似是想笑,但刚翘起来的弧度又被他压下。

他轻咳两声,沉沉地说:“你吹一吹吧,或许就好了。”

可是顾诺儿歪头歪脑,也没看见右手的伤口在哪里。

最终,在小人儿锲而不舍地细看之下,总算找到了!

手掌的侧面,有一条很浅很不起眼的小口子。

仿佛是在哪里蹭破的。

更像是被树枝刮着了!

小家伙粉嘟嘟的脸上浮出一丝困惑:“司明哥哥,这也叫伤吗?”

像白毅伯伯那样鲜血淋漓的,才是受伤呐!

夜司明眼眸乌黑,像是凝着未出鞘的利刃光泽。

他声音冷淡:“因为疼,所以算伤了。”

顾诺儿眨巴眨巴眼。

小家伙被夜司明说服了。

疼,就要呼呼!

她捧着夜司明的手,小嘴吹了吹气,认真的小脑袋瓜晃了晃,毛绒绒的小碎发调皮的耷拉在额头上。

为顾诺儿增添一丝可爱和俏皮。

夜司明笑的清雅。

这是他摘果子的时候被树枝刮伤的,后来打山匪的时候,倒确实是一点没伤着。

夜司明伸出手指擦掉顾诺儿鼻子上的灰,他的动作很是轻慢,像是怕弄疼了白豆腐做的小人儿一般。

饶是如此,小家伙还是捂着鼻子,委屈的哼哼。

顾诺儿本就娇嫩,今天又撞了一下,现在鼻尖还隐隐作痛呢!

夜司明拧眉,沉眸中有一丝心疼:“你到底是去做什么了,钻洞?”

小家伙左右看看,小手掩唇,悄悄地说:“窝在外公家,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随后,顾诺儿窃窃私语,将她发现龙袍的事,都告诉给了夜司明。

她得意叉腰:“这一定是有坏坏想欺负外公或者是娘亲,看诺宝不把他们揪出来,嘿咻嘿咻地打一顿!”

顾诺儿挥了挥小拳头,却被夜司明一把包住,捏在掌心里。

他皱眉沉声:“不用你动手,到时候我来做。”

“不行吖!司明哥哥,窝要自己教训这个坏坏,哼,等着看叭,诺宝也不弱的!”

到了晚上,营帐中,白毅悠悠转醒。

他喉咙干涩灼烫,轻轻呼唤:“水……”

白夫人趴在他睡着了,闻言连忙坐起身。

“相公你醒了?要喝水是吗,等等。”

她扶着白毅喝了一盏水,白毅目光疲惫,充满血丝:“司明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