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顺毛,不气不气喔

醉汉抄起一旁的鱼摊子上的榔头,看着马上要对妇人下狠手了。

旁边的百姓都在惊呼劝阻:“快报官,这人要杀人!”

醉汉高高举起手,正要砸下去的时候。

一个玄衣身影飞快上前,抬靴,照着醉汉胸膛就是一脚。

夜司明这一下,用了七成力。

醉汉像个离弦之箭似的,直接倒飞出去好远,摔进一家铸剑炉。

连屁股都差点蹭上火热的锅台!

他当即摔的起不来身,嘴里哀嚎着疼:“救命,有人要杀我,快帮我报官!”

方才围观的百姓们都朝他唾弃不已。

“呸!你还好意思喊救命,若不是这个小少爷出手,你媳妇就要被你打死了!坏得很!”

“这人我认得,就是住在街尾的赌徒杨老二!一天到晚没本事,就会打媳妇!喝醉了就打人!”

醉汉的酒意醒了几分,他疼的来回打滚:“你们还管不管了,要打死人了,哎哟!”

夜司明握剑走到他附近,垂眸冷看:“我警告你,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打女人,我就把你挂在城墙上,悬尸示众!”

醉汉听言,哀嚎的更加大声。

夜司明不耐烦皱眉,将剑推出剑鞘几寸:“叫几声,便捅几个血窟窿。”

醉汉乖乖闭上了嘴。

他看着夜司明,眼里充满了惊惧。

这眼前的少年,怎么像个嗜杀的疯子!

方才挨打的妇人,踉跄地爬到夜司明身旁。

她抱住了少年的腿,苦苦哀求:“少侠……谢谢您,我没事,请您放了我相公吧。”

夜司明扭头,见她被打的鼻青脸肿,竟然还给自己的丈夫求情。

他目光更加淡漠。

凡人的感情就是复杂也愚蠢,明明挨了打,还要求别人放过他。

顾诺儿远远地看着,坐在车门口,晃着小脚,也很是纳闷。

“被打的这么惨,这位婶婶还要求情吖……”

老车夫笑着说:“公主还不知道吧,现在打媳妇的风气,愈发猖狂!有好些男人,遇到不顺,就将媳妇拉到街上打一顿出气。

这些女子,挨了打也不敢报官,怕没了相公,被娘家人耻笑。又更怕还手,把相公打死了,自己成了寡妇。她们的日子,过的难哦!”

顾诺儿澄澈的眼眸眨了眨,看着远处那个哀求夜司明的妇人。

最后夜司明像是懒得再管她,抽出靴子,朝马车走来。

小家伙认真思考。

要不要找个机会,好好帮一帮这些受欺负的婶婶们呢?

夜司明回到马车上,车轱辘再次缓缓转动。

少年抱臂,靠着休息。

他眼睫垂下一片阴翳,让本就白皙的肌肤,衬托出整个人的清俊冷淡。

夜司明听见顾诺儿小小的身子,窸窸窣窣地爬到他旁边。

然后,就有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

夜司明睁开狭眸:“你干什么?”

顾诺儿歪头歪脑,葡萄似的大眼睛眨了眨:“给司明哥哥顺毛,不气不气喔,刚刚做的很棒啦。”

夜司明冷笑,侧头避开她的抚摸。

饶是如此,他的脸色,比方才缓和了许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