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谁还敢再跟小公主作对?

然而,顾熠寒在马车上跟顾诺儿道:“诺宝,这次爹爹没能让你玩的尽兴,下次再找时间,爹爹再带你出来一趟,可好?”

彼时,顾诺儿正两只小手抱着布老虎,来回打滚玩乐。

闻言她坐直小身子,水润漂亮的眼眸忽闪忽闪。

眼尾的泪痣更显得娇俏可爱。

“爹爹,诺宝很开心吖!这次出来,抓了好多坏坏,还吃了司明哥哥的烤鸡,还睡了饱饱的觉。”

对于小孩子来说,出来玩,看山看水,有人陪着热闹,就是高兴。

顾诺儿黑珍珠似的眼眸波光闪烁,粉嫩的脸颊上,小脸肉嘟嘟的。

顾熠寒心觉女儿体贴,更是觉得愧疚,恨不得百倍千倍的补偿她。

回宫后,春寿按照皇上的吩咐,在御书房对照了薛侍郎的笔迹。

那封给杀手的信,果然出自薛侍郎之手。

最后的结果,毫无疑问,是薛家满门被抄斩。

顾熠寒上朝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痛斥薛侍郎的行径。

他英俊的面容,因愤怒显得阴冷,语气更是充满杀意。

“诺宝从不曾惹是生非,纵使朕娇宠到如此地步,她也很少招惹别人。如果与你家孩子起口角和争执,那不用说,定是你家孩子的错。

薛侍郎的女儿薛雨萌,和诺宝有了矛盾,这件事朕早就知道,不曾插手是因为,诺宝喜欢小孩子事情,小孩子自己解决。

但朕没想到,薛侍郎一把年纪,还敢在朕的眼皮底下弄绑架刺杀公主这套。那么,朕杀他全家,掘他祖坟,没得商量。”

顾熠寒声音森冷,底下大臣们瑟缩着脖子不敢说话。

他目光扫过一众臣子:“薛侍郎是前车之鉴,望诸位爱卿明白,诺宝乃朕逆鳞,触之,必死。”

“臣等谨遵皇上圣喻!”大臣们山呼海啸地应了下来。

顾熠寒这才满意,坐回龙椅上。

春寿此时碰上一个锦盒,径直走到了赵大人面前。

赵大人早已在顾熠寒方才一番狠戾发言时,就吓得浑身发颤。

不为别的,正是因为他那不成器的儿子,招惹过公主和夜公子!

薛侍郎死的凄惨,据说禁卫军冲进去奉命斩杀。

薛府上下一百多条人命,一夕之间全部被赐死。

那血都顺着墙缝流了出来,周围被禁卫军封锁,不许人经过。

否则若是有人看见,定要吓得夜夜睡不好。

这样的惨剧就在眼前,赵大人怎能不怕!

皇上突然赏赐东西,他连忙出列拱手:“微臣无功,怎可受赏,陛下,微臣惶恐!”

顾熠寒扬眉,目光睥睨傲慢。

他轻轻笑了笑:“怕什么,这就是朕赏你的,好好拿着。你家那混账儿子做错事,朕有所耳闻。

但赵爱卿,你可比薛侍郎聪明,将儿子管的很好,也没有生出雄心豹子胆来,很有眼色,朕的赏,你该拿!”

赵大人闻言,不好再推拒,只能强行镇定地去接锦盒。

他拱手伏地:“谢陛下!”

顾熠寒眯眼微笑:“不谢,这是抄家薛府时搜到的一个金子做的貔貅,沾了点血,你回去擦擦便好,是金贵的东西,好好收着。”

在场的大臣们纷纷一颤。

自此后,谁还敢再跟小公主作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