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先打猎后杀人,走时不忘带只鸡

顾熠寒一边安抚顾诺儿,一边抱着她往山下走。

禁卫军跟在后头。

白毅却留了下来,他走到夜司明面前,担忧地询问:“公主说你受伤了,没事吧?”

夜司明摇头,面色从容冷淡:“没事,他们不够打的。”

“伤哪儿了?我看看。”

夜司明扭头看着白毅,像是在等他自己发现伤口的位置。

白毅左看右看,好半天,才借着手里头的火把,看清楚夜司明脸颊上那一道细细的伤痕。

这会儿已经不往外渗血珠了,不仔细瞧,还当真瞧不见。

白毅回头,看着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刺客,有的伤在骨头里,有的一看就是射中了心脉。

看起来打斗十分激烈。

白毅刚过来看到的时候,心头就跟着一惊。

夜司明虽然身手敏捷,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又要护着公主。

公主说夜司明受伤,白毅还以为是哪儿被砍伤了。

却没想到,就一条细细的伤口!

再晚一会看,恐怕就要愈合了。

白毅上过战场,是不拘小节的武将,自然觉得这个伤势不用放在心上。

他拍了拍夜司明的肩:“走,我们回去,给你擦点药,明天应该就看不见了……”

夜司明却道:“等等。”

他转身走近身后的树丛,不一会,提着两只野鸡出来。

“现在可以走了。”说着,他走在前头。

白毅愣愣的站在原地看了一会。

原来,他是先打猎后杀人,走的时候还不忘带走两只鸡?

春寿带着禁卫军们,搜身后去给顾熠寒回禀。

彼时顾熠寒和乔贵妃一左一右地抱着顾诺儿,乔贵妃心疼万分,总觉得女儿被吓着了。

她轻轻安抚顾诺儿,拿小布老虎逗她开心。

而顾诺儿也好像把方才的事抛之脑后,被自家娘亲逗的,时不时咯咯笑一声。

顾熠寒见春寿来回禀,他不想小家伙听见,又引起害怕。

于是他下了马车,冷脸询问:“搜到什么了吗?”

“刺客身上很干净,唯有一封书信,像是雇主约定见面地点的,上面也描述了公主殿下的样貌特征,看来,这不是偶然,而是直接奔着公主殿下去的。”

顾熠寒冷冽的眼眸里涌起怒意。

“那些刺客都死了?有没有活着的。”

春寿有些支吾。

夜司明这个少年出手太狠了呀!

那几箭射的都是关键命脉,人早就流血而亡了!

但,确实还有一个活着的。

不过,他受的伤很奇怪。

春寿如实道:“还有一个刺客,他吃了花蘑菇,看样子是中了毒,但还有点气息,不知能不能救得活,或许醒来还可以拷问一番。”

顾熠寒冷笑:“那就先救他,审问完再给朕活剐了。还有,你把这封信,拿去御书房对照笔记,看看是不是薛侍郎的。”

“是!”春寿领命退下。

顾诺儿躺在自家娘亲怀中玩着布老虎,其实竖起小耳朵偷听爹爹和春寿说话。

只要能把坏蛋薛伯伯绳之以法,保护司明哥哥的身份不被发现,她就放心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