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请太始寺的高僧爷爷们来叭!

春寿公公当时看见,转身跑到门外干呕了好一阵。

尤其是那个罐子里,还发出阵阵恶臭!

禁卫军也是凭借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冲上去将苏美人按倒在地。

苏美人被抓时,神志已经不太清醒。

反而看着禁卫军的身后惊恐倒退:“我都喂你喝血了,你还想怎么样,别过来!别过来!你不是我的孩子!”

春寿缓了一会,才禀奏道:“奴才见苏美人如此,猜测事情定有蹊跷。在宫中行这种邪法,实在可怕!

所以奴才就审问了她的宫女,几番拷问下,她宫女才说出实情。原来当年她身怀六甲时,塞钱给太医,

得知可能怀的是个儿子,她便擅自做主,喝了藏红花,将孩子流掉。生出来的时候,确实是个健康的男婴。

可惜却胎死腹中,只不过当年贵妃娘娘曾因苏美人仗着怀孕胡作非为罚过她,所以她怀恨在心,

后来贵妃娘娘生了小公主,这才让苏美人更加怨怼。她从外寻得邪法,用血喂了两年,就拿小鬼出来害人了!”

顾熠寒皱眉,只觉得恶心。

当年,阖宫都知道他想要个女儿。

也更是放言,谁要是为他生个闺女,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可是没想到,苏美人觉得是个儿子就没用,竟亲手打掉,后来更是谎称不慎流产。

顾诺儿也很惊讶。

那可是六个月的小人儿吖,已经有了胎灵了。

他死的时候,该多么无助可怜。

怪不得怀有这么大的怨念,原来是这样被剥夺了生命。

顾熠寒抱着女儿,生怕吓着她,他冷声催促:“这么邪祟的玩意,赶紧连同苏美人一起烧了,别留在宫里害人。”

顾诺儿忙道:“爹爹!这么晚啦,放火好吓人喔,不如明天,请太始寺的高僧爷爷们来叭!”

春寿也跟着附和:“是啊陛下,您是没看见那场面,奴才觉得,实在晦气,要是苏美人想害贵妃娘娘,还是找高人来做做法事吧!省得再连累小公主啊!”

顾熠寒垂首,恰好顾诺儿抬头。

父女俩四目相对。

小家伙目光澄澈,泛着恳求的光泽。

顾熠寒转念一想。

春寿倒是说的不错,他的乖女儿已经看见过那邪祟。

要是不找高人来一趟,他也不能放心。

于是,顾熠寒便点点头,让禁卫军先将苏美人关押大牢。

而那个装了干尸的罐子,则先封锁在苏美人的寝殿中。

事情处理完,顾熠寒一心扑在照顾女儿上,也不再批阅奏折了。

他抱着自家闺女回到自己单独的寝殿,让顾诺儿睡他大大的龙榻。

小家伙兴高采烈地翻滚几下,不一会,就抱着顾熠寒的大被子睡着了。

顾熠寒守着女儿片刻,他也倚靠床榻歇下。

室内安静,灯火温黄。

龙床上,大锦被下的小家伙,动了动小身子。

随后,她脚步放轻,悄悄地下了床榻。

行动中,顾诺儿睁着大大的眼眸,方才装出来的困意,早就消散无踪。

她生怕惊醒刚刚睡着的爹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