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张随是她的暗卫,那他算什么?

顾诺儿迈着小脚哒哒跑出去。

站在牌匾下看了看,果然就在不远处停着一辆缂布罩着的高头大马。

有人拿修长的指节挑开车帘,露出一张极其冷峻的面孔来。

薄长的双目噙着寒泽,他微挑的眉头,显出几分少年气。

夜司明伸出手指,敲了敲车璧,然后朝顾诺儿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并对她做了一个口型——

该回家了。

小家伙兴奋挥舞双手:“司明哥哥,是你来接我了吖!”

她扭头对谢饮香道:“我先走咯,饮香小姐姐,要好好生活哦!”

说着,她准备冒雨跑向马车。

夜司明皱眉,扬声道:“原地等着,我过来。”

顾诺儿却觉得小雨淅沥,没什么关系。

谁知,她刚一只小脚踏下台阶,就感到身子一轻。

夜司明动作极快,率先将她夹在怀中,用薄披一裹,就将风雨全部挡住了。

顾诺儿在他的薄披里挥了挥小手:“司明哥哥,好黑吖看不见了!”

夜司明低头嗤笑:“我能看见就行。”

说完,他也不看谢饮香一眼,直接抱着顾诺儿上了马车离开。

他们走后,谢饮香久久不能回神。

小公主的话,给她带来了很大的触动。

就在这时,谢兴礼才匆匆安排完马车跑向了门口。

“公主呢?公主去哪儿了?”他左右看看,竟然只瞧见女儿谢饮香一个人。

谢饮香回眸说:“公主的侍卫夜公子将她接走了。”

谢兴礼颇为惊讶:“夜公子,夜司明?哎呀,出来晚了,没能看见这个公子的风采到底如何。”

夜司明性格冷淡,也不买谁的账。

平时除了公主身边,几乎不怎么露面。

很多官员都没见过他,但他的赫赫大名早已深入人心。

神秘、武功高强、冷淡凶狠、狼笼子里走出来的少年,就是夜司明在他们心里的标签。

那边行驶的马车中,夜司明将顾诺儿放在了身旁。

顾诺儿还裹着他的薄披,就像是小包子一般,露出一张白白嫩嫩的小脸。

“顾诺儿,不上学,却来别人家做客,嗯?”夜司明撑首,挑眉慵懒地问。

小家伙根本不看他,忙着拿出自己抱着小灵花的手帕。

她一边低着头,一边糯糯说:“是谢伯伯邀请我来哒!”

夜司明盯着小家伙。

她是不是不知道,这个天底下,多得是想偷小孩的坏人?

“下次,不可以一个人都不带就出来,知道么?”

顾诺儿小手捧着花,闻言抬起头来,长睫扑扇,很是无辜纯真。

“我带了吖,张随大哥哥就在暗处,只是大家看不到他们而已喔!”

夜司明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皱。

张随是她的暗卫,那他算什么?

夜司明干脆不再说话,冷着脸抱臂坐在一边。

顾诺儿毫无察觉,只在一旁忙忙碌碌,过了一会,她娇软地喊:“司明哥哥,你瞧!”

夜司明侧眸随意看了一眼,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小家伙将带着一点泥土的小粉花顶在了头上!

她白净的小脸蛋上,还沾了一点泥渍。

而小粉花,就像是从她小脑袋上长出来似的。

灵动俏皮,又说不出的可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