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公主绝对不会撒谎

谢兴礼刹那间睁大了眼睛。

他手中的伞应声落地,淋在雨中,喃喃道:“是兰柔……她还惦记着我……”

谢夫人在一旁怒不可遏。

原本听说,谢兴礼背着她,和一个歌姬有染还弄出人命也就罢了。

他现在竟然又在回忆那个元妻?!

谢夫人拽着谢兴礼的袖子喊道:“相公,你是不是糊涂了?公主虽然身份尊贵,但她说的话,是真是假有待考证呀!公主兴许不会骗人,但饮香可不一样……”

言下之意,是说谢饮香会带坏顾诺儿,两个小孩一起联合起来骗人。

但谢兴礼就像是失了魂似的:“不可能,公主绝对不会撒谎。”

没有别的原因,而是剪月的存在,只有谢兴礼一个人知道。

这还得从半年前说起,他跟同僚去青楼里花天酒地。

剪月是那青楼里伺候头牌的小婢女,但因为身体瘦小,也不会唱歌跳舞,所以不被重视。

可谢兴礼去了以后,就一眼看中了这个瑟瑟不安的小婢女。

经过他的培养和金钱的滋养,剪月也学会了唱歌跳舞。

谢兴礼故技重施,将她养在一处外宅里。

谁知,剪月怀孕小产,第一时间不想着去医馆,反而坐在马车里,要去大理寺找谢兴礼!

她死的那天,恰好下着大雪。

谢兴礼从大理寺匆忙出来,一进马车就被浑身是血的剪月吓了一跳。

剪月疯狂地询问,谢兴礼到底爱不爱她。

却殊不知,谢兴礼只担心,若被同僚看见,他养在外面的歌姬居然敢找到办公的地方来!

那到时,他的口碑肯定一塌涂地!

于是他匆匆三言两语敷衍了剪月,又将她赶走。

却没曾想,剪月流血过多,一个人死在了马车上。

谢兴礼找人把她潦草下葬,这件事都过去快半年了,却没想到,缠着自家的怨魂,竟然就是她!

谢夫人看着谢兴礼魂不守舍、慌里慌张的样子,知道丈夫定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自从她被迎进家门,脾气就不加收敛,变得有些泼辣。

这时,更是忍不住直接揪住谢兴礼的衣领,大呼道:“你说清楚,这个剪月又是怎么一回事!”

谢兴礼满心都是被阴魂不散的厉鬼缠住的困扰。

又想到他的元妻即便去世了,也想着要保护他。

跟眼前蛮不讲理、本性暴露的谢夫人秦氏一比,那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猛地挥手推开谢夫人:“你帮不上忙也就罢了,现在还跟着添乱,赶紧回你的院子去!”

谢兴礼虽然在家都是说一不二,也不怕老婆,但,像他这样凶恶的态度对秦文静,那还是头一次。

所以谢夫人当时就愣住了。

眼睁睁看着谢兴礼跑到谢饮香面前,焦急地问:“女儿啊,接下来剪月也只会缠着你,不会来纠缠我吧!?”

顾诺儿在旁边听见,小脸上满是惘然。

好心狠的爹爹吖,听到女儿被厉鬼缠上的第一个反应,是会不会连累自己。

谢饮香大概也是寒心,面上的神色有了细微的改变,但还是点了点头:“只要我活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