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这不就是个舞姬吗!

顾诺儿小心翼翼地将面前的小花苞从土里捧出来,最后放进自己的小帕子里包好。

等有机会,她就把它栽种到国学府的花圃里去跟她的小粉花作伴。

带有灵力的小花栽培处,她的法力就会更上一层楼。

相当于源源不断地给顾诺儿提供灵气。

让她在世间更加法力高强,如鱼得水。

顾诺儿猜测,谢饮香的娘亲早年应当是在庙里侍奉的一种神官。

一般这种花只会摆在供奉的净瓶里。

但随着时间久远,神官的职位被取缔,栽培灵花的技巧也被藏匿了起来。

对顾诺儿来说,真是不可多得的好宝贝吖!

瞧,果然以善待善,就会有回报哒!

此时,因着芳菱见谢饮香精神好像恢复了正常,连忙去给等在附近的谢兴礼通风报信。

谢兴礼带着第二任夫人,匆匆赶来。

“公主,事情都解决了,缠人的厉鬼,被您的福气赶走了!?”

顾诺儿小脸上,改换成一种凝重。

她扭过头,看着谢兴礼:“谢伯伯,我发现,这个厉鬼,好像不在谢小姐姐身上,而是……”

顾诺儿小手一指:“好像是跟着你的呐!”

谢兴礼大惊失色,肥圆的脸上满是慌张:“跟着我?”

他身旁的谢夫人秦氏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下。

她面上装作害怕:“哦?看来公主是看到了?那公主,这个厉鬼,长得什么样呀?”

顾诺儿淡定地糯糯说:“长发飘飘,身材窈窕,而且,鼻梁上还有一颗褐色的小痣,

她说她死的很惨,问谢伯伯那天下大雪,为什么把她一个人扔在马车上。”

谢夫人忍不住轻笑出声:“公主殿下,您若是童言无忌乱开玩笑,这就不好了,您口中说的这个人,我们家老爷根本不认识!”

哼,就是装神弄鬼,还不承认!

谁知,下一秒,一旁的谢兴礼便捂头大呼:“是剪月!是她来找我了!”

谢夫人万万没想到,自家丈夫,听了以后,竟然面色大变,简直像是受了大惊吓。

她追问:“剪月是谁?!”

谢兴礼还处于惶恐中,根本无暇回答她。

倒是顾诺儿,小手背后,悠哉地道:“就是一个给谢伯伯唱歌跳舞的大姐姐呗!长得漂亮的很哦,妩媚又多情!可惜吖,天妒红颜,冻死在马车上啦!”

谢夫人一愣。

公主说的,这不就是个舞姬吗!

那边谢兴礼慌张问道:“公主,那现在怎么办,她搅的我家宅不安宁,我该怎么办!”

顾诺儿看了一眼身边的谢饮香,小脑袋摇了摇:“哎呀,谢伯伯,这你就要感谢谢小姐姐咯,

她为了保护你,在梦里和这个厉鬼做了交易。每次她发疯受苦,其实都是厉鬼将对你的怨气撒在了她身上!

她们约定,要折磨谢小姐姐到十岁才能离开呢,否则,就要这样折磨你啦!”

谢兴礼大惊,转身就握住谢饮香的胳膊:“饮香,这是真的吗?你告诉爹,是不是真的!”

纵使谢饮香心里对他百般怨恨和憎恶,但念着她母亲在天之灵,她不想她再为自己担心。

便点了点头,泪雨阑珊:“是娘托梦告诉我的,她放心不下你,让我好好照顾父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