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你应该做的,是欺负她们

待屋内真正地只剩下顾诺儿和谢大小姐时,小家伙晃了晃脚丫,左右看了看房间摆设。

她声音糯糯:“现在只有你我了,谢家小姐姐,你可以坐起来说了,你根本没有撞鬼,故意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你父亲又另娶了吗?”

床榻上的人,慢慢的睁开眼睛。

但她的眼神,带着恼恨。

谢大小姐坐了起来,顾诺儿这才看见,她一张鹅蛋脸,弯月眉,生的婉约动人,颇有江南水乡的柔意。

只是,她的神情,充满了不甘与愤恨。

“公主,我的家事不堪入耳,我劝您别听了,否则,也会坏了您的心情。”她垂着头,声音清冷,也带着疏离。

顾诺儿小手托腮,粉嫩的脸颊嘟了起来,一双水灵灵的眼眸,专注地看着谢大小姐。

她软糯地说:“我既然来了,可以不管闲事,但总是好奇,想听一听原因吖。”

见谢饮香依旧垂着脑袋,顾诺儿小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脸颊:“其实你不说,窝也猜了个大概。

你的生身母亲不受你祖母和父亲的待见,她离世后,你父亲另娶。我娘亲说,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爸!

所以,一定是你也被他们欺负了,才出此下策,装神弄鬼,对叭?”

不过,顾诺儿和乔贵妃母女俩之间的悄悄话,可不敢让顾熠寒知道。

否则,顾熠寒定要因这话生气!

谢饮香听言,微微抬起头,面色晦暗,她落寞的笑了一下:“虽然我深居简出,但我也总是从丫鬟婆子们的口中,

听到她们感慨,今日皇上又怎样疼爱公主了。所以,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即便没有乔贵妃,皇上也会珍爱殿下您。

但我就不一样了,我娘还在世的时候,我爹就养了外室,也就是现在的这个妻子。那时,这个外室宣称自己是平妻,

我娘出身名门,虽家道中落,可骨子里的自尊和骄傲仍在,她没办法接受此事。与我爹多次争执,就连我祖母也不待见她,怪她没能生个一儿半子。

所以,我娘性格懦弱,既没有挣脱的勇气,也没有逃离的资本。一年前,她郁郁而终了。”

说到这里,谢饮香眼眶红红。

她自嘲的笑了一下:“她死后不过三个月,我爹就将这个外室迎进门,我也是这才知道,原来,那外室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她女儿和我,只不过相差半岁,公主,您说好不好笑?”

顾诺儿小手挠了挠肉乎乎的脸。

她觉得好困惑吖。

顾诺儿软糯地说:“可是,我觉得很奇怪呐。既然谢伯伯对不起你娘亲,你应该做的,是欺负她们,给自己和自己的娘亲出气,怎么能反过来折磨自己呢?”

谢饮香摇摇头:“公主,不是每个人都能有你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也尝试过,但那秦文静很是精明,我实在年纪不够,根本斗不过她。甚至,她嫌我碍眼,想让我爹将我送到庄子上养着。

所以除了假装撞鬼,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来保护我自己了。起码这样,我爹还会担心我出去发疯给他丢脸,暂时把我关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