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大狼狼趴床沿

夜司明头也不抬,见顾诺儿只是皱了皱小眉头,却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他腾出一只手,慢慢挥了挥,意思是让婢女转身离开,别多话。

婢女原本想提醒他到外间的床榻上去睡,看夜司明如此,也不敢开口了,慢慢退了出去。

这一夜,顾诺儿翻个身,夜司明就抬头看看。

她呼吸慢了,他又用手试探一下她的鼻息。

顾诺儿说个梦话,咕哝两声,夜司明也不忘侧耳倾听。

一直到天明,确认小家伙是真的没事,不会就这么死了。

夜司明才放心地抽走了她虚虚一握的手。

但是,刚拿开以后,那股温软的触感便不见了。

夜司明微微皱了皱眉,像是不喜欢这种得到又握不住的感觉。

于是,他垂眸沉吟片刻,又将食指塞进了小家伙的掌心里。

顾诺儿无意识地捏了捏,夜司明便趴在床沿,闻了一会小家伙身上的奶香气息,不知何时,也跟着睡着了。

而今夜对白夫人来说,是一场充满泪水的梦。

她梦到,回去了三年前,那个花灯夜晚。

街上到处都是慌乱奔跑的百姓,四处可见被踩踏、沾了污泥的花灯。

白夫人惊慌失措地喊着:“蓉蓉,你在哪儿!”

就在这时,一只小手紧紧地从身后拉住了她。

“娘!这里好危险,快跟我走!”

白夫人一转身,自己两岁的女儿拽着她,踉跄往前跑。

她们顺着慌忙奔逃的人流,躲到了寺庙里。

女儿在她身旁瑟瑟发抖,但小手还是紧紧地握着她。

“娘,你不要走好不好,蓉蓉害怕。”

白夫人看着女儿天真可怜的面容,觉得心里就像是缺了一块一样。

她总觉得,蓉蓉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可是她想不到缘由。

就在这时,白夫人忽然看见,蓉蓉的衣领上,有着一抹触目惊心的血色。

她连忙抱住女儿,将她转过身。

只见,蓉蓉脖颈下,靠近肩胛的位置,竟有一条深可见骨的刀伤!

只是被垂落在肩的黑发盖住,所以起初她没有发现。

白夫人这才留意到,蓉蓉的面色,惨白的厉害!

她恍然想起。

她的女儿蓉蓉,因为花灯节遇到流匪受伤的事,已经去世了!

这时,面对梦中的女儿,白夫人愕然后,还是选择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的女儿!”白夫人泣不成声,她双手沾满了蓉蓉的鲜血:“娘现在就带你去找郎中,让你爹进宫去请太医!”

蓉蓉忽然用小手按住了她,一双乌黑的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

“娘,不要麻烦啦,原本我是想在你的梦里,让你将我救走,把你的遗憾和心病消除,但没想到,还是被娘记起来了。”

她俏皮地吐了吐舌:“诺儿妹妹的话,我都听到了。娘,我一直想要告诉你,我不怪你没有保护好我,我很高兴能做你两年的女儿,你和爹爹,是我心目中的天下第一英雄。

现在我要走啦,以后你和爹爹没有我的保护,要照顾好自己哦。娘,再见了!山高水长,珍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