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皇后娘亲,诺诺担心您

皇后的内室宽阔,帘幕微垂。

端庄典雅的屋内装饰,映出了一个缠绵病榻的美人。

此时,只有一个小宫女跪在脚榻上,给皇后擦拭唇瓣,又喂她喝了一口水润口。

顾诺儿扭着小身子,澄澈的目光朝皇后看过去。

杜宜兰比她印象里的,还要更加瘦弱了。

穿着蓝白色的裙子,三千墨发用一根玉簪松松垮垮的挽着。

不像皇后,倒是像一个从容又温和的仙子。

她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嘴唇毫无血色,袖子下的手臂,枯瘦的很。

那一个帝王绿的碧玺镯子,在她手上晃晃荡荡,都能滑到胳膊肘去了!

乔贵妃看了周围一眼,便有些不悦。

“怎么伺候兰姐姐的宫人这么少,她们都跑出去躲懒了不成?”

贵妃说着,就要喊婉音去传其余宫人回来。

皇后抬手制止,虚弱笑笑:“妹妹不必麻烦,是我叫她们出去的。

我身子不好不便出门,也不想她们总拘束在我跟前,陪我一起闷在屋子里。”

杜宜兰说完,看着乔贵妃怀里,冰雕玉琢的小白娃娃。

她笑的慈爱:“倒是你,怎么把诺诺抱来了,我多怕过了病气给她,咳咳……”

皇后说了几句,又开始掩唇咳嗽了。

顾诺儿扭着小身子下地,踩着小靴子,摇摇晃晃地哒哒哒跑到床榻边。

她扑扇着乌黑的睫毛看着皇后,一双水润的黑眸像葡萄似的。

顾诺儿奶声奶气地道:“皇后娘亲,诺诺担心您,就想来看看,您一定会好起来哒!”

她乖巧可人,说话娇甜软糯,像个喜气的白娃娃。

皇后听言,轻轻笑了笑:“好诺诺,等我身体好了,再好好抱一抱你。”

然而,让皇后和乔贵妃不知道的是。

顾诺儿刚说完话,忽然凭空出现许多细细的小白丝一样的光线。

小家伙瞪圆了大眼睛,看着这些白光,轻又缓慢地覆盖在皇后身上。

缠绕住她的手臂、腿、脖子。

这些白光渐渐吸附出许多黑色的流泽。

皇后的面色,也好似变得有一些红润了。

直到白线沾满黑光,才骤然一下消失,变成空中星星点点的小珠子,随后消散不见。

顾诺儿微微张大小嘴,纯真的眼瞳里满是好奇。

那厢皇后忽然觉得精神好了一些。

就连平时像石头压在心口的感觉,也轻了不少。

她让小宫女在她背后放了个枕头,坐靠起来,和贵妃还有小诺儿讲话。

杜皇后笑出一抹温和:“看到诺儿这么乖,我心里不知有多喜欢,要是当初我生的也是个女儿,该多好?”

乔贵妃知道皇后一直以来的一个心病。

她婉言劝说:“大殿下只是还没长大,现在正是不服管的时候,并非是不想孝顺兰姐姐。”

皇后所生的嫡长子,年已十六,因为性格叛逆暴戾,所以皇上一直没有立太子。

而且五年前,这位大皇子就因和皇后争吵,那会才年仅十一岁的他,向皇上顾熠寒提出要去边关历练。

皇上也是心狠,大手一挥就同意了。

这一走,就是五年都没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