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别看,一会吓哭还要哄

原来是这样。

夜司明皱眉,他至少应该抱着顾诺儿,才算正确。

从前没有人教过他,顾诺儿更不曾抗议过,所以他一直不知道。

这会儿夜司明想明白了,淡淡点头:“我知道了。”

赵公子见他面色缓和,还以为逃过一劫。

谁成想下一秒,夜司明就猛地横起剑锋,架在了赵公子的脖子上。

周围的学子们都发出惊慌失措的呼声,有胆小的,甚至直接晕了过去。

但谁也没敢上前阻拦。

谁让赵纨绔性格恶劣、总爱欺负人的臭名远扬呢?

何况方才他出言不逊,大家都听见了。

坏就坏在,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公主和夜公子!

此时更没有人愿意为他出头,向公主求情。

而顾诺儿从始至终都用小手捂着眼睛,乖乖的,一点也不偷看。

赵公子双腿打颤,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夜司明,没过一会,众人都看见,他的裤子位置,湿了一大片。

这……吓尿了?

夜司明用剑锋,缓慢地在赵公子的脖子上割出一条口子。

鲜红的血珠刹那间渗透出来。

但赵纨绔似乎还没感觉到脖子破了,只惊恐万分地看着夜司明,浑身抖的像随时要跌倒昏迷。

夜司明十分欣赏猎物死之前的表情,但会让他想起在修罗境里厮杀的日子。

他忽然想起白毅说的——

“这里的天下,跟你心中认为的,和你曾遭遇过的,都不一样。我虽不知你过去经历过什么,

但你眼下要做的,是学习我们的规矩,融入我们当中,司明,最重要的是,别吓到小公主,她还太小。”

夜司明的剑锋忽然止住了。

他薄唇微牵,笑的冷冽又残忍。

“你姓赵是么,我记住你了,从今天开始,有我在的地方,你就得学会趴着,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以后还这么狂妄,下次剑锋割破的,就不止一条血印子了。”

他的世界里的规则就是,胜者为王,而失败的人,只能付出死亡的代价。

但自从来到这里,夜司明正在适应新的规则。

说罢,夜司明利落收剑,速度快的让人根本没有看清。

他没有再看赵公子一眼,反而转身,朝顾诺儿踏步走去。

然后弯腰将她抱在怀中,一身杀气早已收敛不少,并道:“走吧,去上课。”

顾诺儿小手扒拉着他的肩膀,想去看看赵公子怎么样了。

结果她小脑袋刚伸出去一点,就被夜司明腾出手按回怀中。

“别看了,一会吓哭,又要哄,麻烦。”

顾诺儿不服气地鼓了鼓粉腮:“哼,诺宝才不会吓哭呢!”

她是真的没哭,而那赵公子,在夜司明走后,他跌坐在地,冷汗如雨。

周围同窗看他的目光中,都带着惊恐,他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赵公子隐约觉得,脖间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

他伸手一摸,拿到眼前一瞧。

登时一声骇人的惨叫就传了出来——

“好多血!我流了好多血!救我!送我去见郎中!”

他喊完这句话,再也忍受不住森森恐惧,就猛地昏死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