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你不服气?

公主的马车先是转向去了白府,夜司明今日一身斯文的竹色长袍。

头戴玉冠,面容白皙俊美,看起来倒是真有几分俏书生的味道。

顾诺儿趴在窗子上,嘿嘿笑着,挥舞着小手手:“司明哥哥~你好漂酿~”

夜司明坐上马车,不理会她的嘿笑。

反而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故作冷硬说:“白夫人做的,拿去吃。”

顾诺儿好奇地打开,只见油纸包里,竟然是两个糖饼!

小家伙疑惑地眨了眨眼:“白伯母做的吖?可是,为什么是糊了的呢?”

夜司明面色闪过一丝不自然:“我哪儿知道,也许是火太大了。”

他修长的手指伸过来吗,替顾诺儿扒开黑乎乎的糖饼外衣:“里面可以吃,快吃吧,垫垫肚子,否则一会饿了,没人管你,白将军不让我在国学府里杀雀。”

顾诺儿眨着水润晶亮的眼眸。

她好想告诉夜司明,国学府里是有膳食房的。

但看在是白伯母做的份上,她还是先尝一尝再说。

小家伙就着夜司明的手,张开小嘴,咬了一口。

夜司明紧张地注视着她,追问道:“味道如何?”

味道……怪怪的呐。

好像很甜,但又像是没蒸熟的面团,好有韧性,可欺负她的两排小牙了。

但面对夜司明探究的眼神,她默默点头:“有点好吃。”

夜司明顿时轻轻挑眉,薄唇勾起一个弧度。

看来,所谓的糖饼也没那么难学。

不枉他一早上就在厨房里研究。

只是,这小家伙脸上怎么没有上次,吃到胡嬷嬷做的糖饼时,露出的幸福洋溢的神情?

难道是他做的糖饼少了什么味道?

夜司明举着剩下的糖饼:“再尝一口?”

顾诺儿嘴里的还没嚼碎,她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小脑瓜:“不不不,诺宝不要次了。”

夜司明狐疑地皱眉,恰好马车此时停下。

车夫掀帘:“公主,国学府到了。”

夜司明还是老样子,自行下了马车,随后,揪着顾诺儿的衣领,将她慢慢拎了下来。

周围忽然传来一声噗嗤的轻笑。

夜司明拧眉看去,是一个穿着打扮都酷似纨绔的公子哥。

他指着夜司明和顾诺儿,对友人道:“这般粗鲁的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见,

咱们学府是一年比一年没落啊,不管有素质还是没素质的人,都能进来学习。”

纨绔公子的友人在一旁起哄大笑。

刚笑了一半,方才笑的最大声的那个人,便感到额头被什么东西猛地击中。

随之而来的,是被人拧了一把似的剧痛。

与此同时,一个石子哒哒两声,掉在地上。

他摸着额头,怒骂:“谁打我!?”

夜司明冷冷看他:“我打的。”

“好小子,说你几句,你还不服气,竟然用石子丢我?怎么,你是哪家的少爷,有本事报上名来,

没素质就是没素质,穷就是穷!看我一会怎么跟夫子说,让你连学也上不了!”

夜司明定定地看了看他,直将对方看得心里发憷。

“干嘛?你不服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