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他就是那个狠人

胡嬷嬷浑浊的目光好半天才恢复清醒的神色。

她看着近在咫尺,顾诺儿圆乎乎的小脸。

胡嬷嬷眼眶湿润:“是不是我又在做梦啦,小公主,怎么又来到我的梦中了呢?”

顾诺儿哭声软糯,她将小脑袋趴在胡嬷嬷的心口:“嬷嬷你没有做梦,我真的来看你啦!

为什么受这样的苦你也不说吖,我娘亲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帮你的!”

胡嬷嬷知道,小公主聪慧,一定是早就弄清楚她现在的情况了。

她微微摇了摇头,虚弱笑了笑:“小公主,那是我儿媳,我怎会和她计较呢?

我儿子常年在外务工,很少回来,她心里有气,是正常的,但她也很辛苦,刚生过孩子,

家里条件艰苦,是我们对不起她,所以你不用担心,我过的不苦,别哭了,好孩子。”

她伸出苍迈的手,颤颤巍巍地为顾诺儿擦眼泪。

谁知,顾诺儿听后,哭的更凶了。

怪不得,当初胡嬷嬷走的时候,她会察觉到,一个月后她体力和精神都变差了许多。

顾诺儿能算到,胡嬷嬷会在这两天摔一跤,从而留下病根,不过半个月就撒手人寰。

所以她特地赶着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帮胡嬷嬷避开这一劫。

但如今,她见到胡嬷嬷遭受这样的苦难,十分后悔当初让嬷嬷离宫。

至少在宫里,吃得饱穿得暖,根本没有人敢欺负她!

顾诺儿正用小手拉着胡嬷嬷的手掌,无声的落泪时。

夜司明在一旁冷淡道:“你在这里等着,官府的人来了,我出去应对。”

说罢,他掀帘出去。

顾诺儿小脸上满是愤怒:“她有错在先,还敢报官吖!”

胡嬷嬷反而惴惴不安:“是不是我那儿媳,又惹事了?”

门口,妇人引着两个官差走进来,她一边道:“两位官爷,方才你们不知道,真是吓死我了,

那两个小孩看着年龄不大,口气横的很!一会说要将我抓去报官,一会又说是带皇上的圣旨来的。

我生怕遇到入室抢劫的匪徒,赶紧将你们请过来了,我那婆婆是个糊涂蛋,她要是被外头不三不四的人骗了,连累了我和孩子,那可就遭殃了,你们说是不是!”

两个官差听完,态度也很蛮横,直接对着院子里叫嚷:“那俩小孩呢,出来!”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面前一道冷光闪过。

其中一个官差连忙后退,他的头发丝就被削掉少许。

他们都没看见,眼前这个少年是怎么出现在他们眼前,又何时拔出的利刃的。

总是他手中寒光一闪,险些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京城里还有这么狠的人?!

夜司明将剑收入鞘,面色冷冽,不乏一种审视猎物的危险。

他扬眉道:“下次再对公主不敬,砍掉的,就不只有你的头发。”

方才那个被他以冷剑威胁过的官差,刚要上前发怒。

但他的同僚却猛地拽住了他。

两人窃窃私语——

“完了,他们应该真的是宫里来的人!这个少年手里的剑我认得,以前是白毅大将军的佩剑!

他就是前阵子拒绝了皇上钦封白泽少年的狠人,夜司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