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顾诺儿,我今天带钱了

白毅观察过,夜司明无论是耍枪还是舞剑,都带着一股少年气的霸道和冷冽。

不知他从前是如何被训练的,仿佛在夜司明的观念里,要么不出手,要么就要给予敌人一击毙命、无从还手的机会。

这感觉,就像是暗夜里捕猎的凶狼,随时保持着冷静谨慎,极尽耐心地观察猎物,一旦找到机会,便猛然出击。

白毅正在沉思出神的时候,夜司明已经收了长枪。

他伸出手,淡淡说:“好了,给钱吧。”

白毅大梦初醒,连忙将袖兜子里的十两递给他。

这次夜司明没再推辞,接的很快。

他转身就要走,神情冷漠的仿佛方才给白毅递毛巾擦汗的不是他一样。

白毅连忙叫住他:“司明!往后你想用钱,我和夫人说一声,你每月都有月俸,而且等你正式成为了公主的侍卫以后,就可以从宫里拿月俸了。”

夜司明侧眸看了看他,像是在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沉默了片刻才点点头。

白毅最后叮嘱:“你可千万不要上街去练长枪然后找人要钱,那是杂耍的。”

夜司明敛眉:“我知道。”

何止是杂耍的,按照顾诺儿的话说,应当是骗子。

看着夜司明的身影慢慢走出院子,直至隐入暗夜。

白毅叹了口气。

时至今日他依旧觉得,夜司明隐藏在冷淡下的爆发的个性,都来源于他不幸的前尘往事。

但愿温暖如骄阳的小公主,能给他带来一丝改变。

……

次日,顾诺儿穿着整齐,迈着小脚哒哒哒地被婉音送到了宫门口。

她今日穿着绛紫色的小棉裙,包子鬓被扎成了一个,绾着几朵兔绒花,随着行动更显娇俏可爱。

小家伙伸出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抱住了马车边沿,自己嘿咻两下都没爬上去。

夜司明就在马车内,侧着身子挑帘,等她自己爬上来。

婉音见状,觉得这个夜公子实在不会照顾公主。

她难免抱怨道:“夜公子,公主还没上马车,你就应该帮帮她,怎能眼睁睁看着公主辛苦呢?”

夜司明沉吟片刻,伸出手,提着顾诺儿的衣领把她拽上马车。

婉音:……

她柳眉倒竖,刚想斥责夜司明,她不是这个意思。

谁知夜司明反而对她冷冷说了句:“多谢提醒。”

随后,他勒令车夫一声,马车便缓缓驶动。

顾诺儿趴在车窗上,朝愣神的婉音挥挥小手。

婉音从未见过夜司明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弄的她都忘记交待小公主早点回来了。

待她回过神,马车已经走出好远了。

此时,车内,顾诺儿正坐在夜司明身旁,摆弄着自己的小脚。

今天穿的是新鞋子,合脚的程度一般。

她踢掉白蝴蝶小鞋,穿着白袜的小脚像猫咪爪子一样张开,才觉得脚丫舒缓不少。

方才可真挤吖!

娘亲怎么不给她再做新鞋子,不知道她长大了吗,哼!

夜司明见她半天只顾自己跟自己玩。

他轻咳两声,故作冷硬地问:“等下去买糖人吧,我带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