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藏在桌子下的小诺儿

除夕过后,听说镇东将军好几次想拖着疼痛难忍的身体,进宫面见皇上。

谁知顾熠寒次次冷淡拒绝,到最后干脆烦躁不已,说着:“大过年的,他又病的歪歪倒倒,不嫌晦气,朕还嫌呢,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顾熠寒这会儿心情其实不错,就是镇东将军老触霉头,惹他厌烦。

他刚刚拿着顾诺儿写的“最爱爹爹”的宣纸,去看望了乔贵妃。

乔贵妃拿出“最爱娘亲”的顾诺儿墨迹对比,发现写在顾熠寒那张纸上的,竟然比她的还多三遍。

顾熠寒当即朗声大笑:“诺宝爱朕,比爱你多三遍。你别小瞧这三遍,朕听朝中那个有八个女儿的刘爱卿说过,女儿越喜欢父亲,往后就更依赖父亲。”

乔贵妃气的失去组织语言的能力。

看着皇上得意洋洋的表情,真的很想主动问他一句。

顾诺儿是他们俩共同的女儿,皇上总觉得诺儿是他生出来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乔贵妃微微叹气,不准备跟顾熠寒一般计较。

“皇上高兴就好。”

顾熠寒英俊的眉眼笑意更深:“说归说,你还生气了,贵妃,心胸大度点好。”

乔贵妃:……

顾熠寒在秋水殿里环顾四周:“怎么不见诺宝,又跑哪儿去玩了?”

“估摸着是去看小白虎了。”

顾熠寒叹了口气:“还是想念诺宝不会跑的时候,她一岁那年小小的一团,走路也不稳当,歪歪扭扭的,

跟在朕的屁股后面喊爹爹,贵妃你知道吗,朕的一颗心都快化了,恨不能立刻将皇位都送给她。”

乔贵妃吓了一跳:“皇上,此话折诺儿的福,可千万别乱说。”

顾熠寒不动声色看她一眼,似笑非笑:“看你吓的。”

说罢,他大步往外走,说要回御书房批阅奏折了。

皇上回了御书房后,将春寿等人赶去门外,一本正经地说自己要开始处理政务了。

待门一关上,他从袖子里拿出顾诺儿练字的那张纸,手舞足蹈,兴致高昂。

“说到底,还是朕这个做爹爹的更胜一筹,贵妃到底还是输了啊。”

他正挥舞双臂,做了一连串的太极拳。

正当顾熠寒沉沦表演时,他余光忽然捕捉到一股清澈的视线。

顾熠寒浑身一怔,扭头看去。

他的宝贝女儿顾诺儿,正钻在他的御案下方,头顶黄布,好奇地看他扭动身姿。

顾熠寒僵在原地。

他在诺儿面前树立起来的英俊潇洒的父亲形象,是否会毁于一旦?

到那时,他是不是在诺儿心中,就是个不可靠的爹爹了?

父女二人沉住气,对视了许久。

顾诺儿才软糯开口:“爹爹,你怎么还不来抱我起来吖!”

顾熠寒恍如大梦初醒,连忙踏步过去,将小家伙从桌子底下抱起来。

“好诺宝,你藏在爹爹这里做什么呢?”

顾诺儿甜甜一笑,露出小白牙,显得娇俏可爱。

“我在找图图。”

“什么图?”

“就是画了好多山与水,道路与城镇还有州郡的那种哦!爹爹有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