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凌洲太子,心思太深

面对女儿,顾熠寒没有揭穿乔贵妃的那点小心思。

他只薄唇一抿,掩饰住眼中的愉悦。

跟顾诺儿道:“味道还可以,你回去跟你娘亲说,这个汤下次要是再多点松茸就好了,盐巴也别放太多。”

顾诺儿大眼睛望着自家爹爹,小嘴不动声色地撇了一下。

明明爹爹就喝的很开心,还要装模作样地挑一些毛病!

春寿进来收了碗盘。

父女俩聊起最近的政事。

顾诺儿忽然问道:“爹爹,这次西黎国派使臣来谈友邦,你怎么看呀?”

她印象中,顾熠寒对凌天殷很是嗤之以鼻!

而凌天殷从前也是将顾熠寒当成死对头。

之所以凌天殷愿意谈友邦,也是为了顾诺儿的缘故。

按理说,顾熠寒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

怎么会同意了呢?

小姑娘必须要搞清楚。

免得她那腹黑深沉的爹爹,又设下陷阱,到时候把皇帝凌气的跳脚,两国再次发生冲突。

那她当年的努力可就白费啦!

顾熠寒见女儿问,便也不瞒着。

“友邦这件事,凌天殷每年都要主动来信说一遍,爹爹拒绝了三年,他还锲而不舍。”

“之前想了想,如果跟西黎国成为友邦,那我们咱们大齐的商贾来往两国,便会减少两成赋税。”

“而且,他们西黎的种子,也可以运过来供我们种植,本质上来说,是方便了百姓们。”

“爹爹还看中了他们的水车犁田的技能,等两国关系成熟稳定以后,再派人去学过来。”

顾熠寒说完,就看到自家女儿眼眸愈发亮晶晶的。

她小手捧着粉腮,芙蓉面上写满了崇拜。

顾熠寒扬眉:“怎么了诺宝?”

顾诺儿这才拍了拍手:“我是在想,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为民为国的好爹爹呀!”

“是诺儿的福气,也是大齐百姓们的福气!”

顾熠寒朗笑连连:“小家伙,嘴抹了蜜是不是?”

顾诺儿俏皮眨了眨眼,走到他身后,给自家爹爹殷勤地捏着肩。

“我说的是实话,爹爹能放下对西黎的偏见,为百姓们长远考虑,来日名垂千古,后人皆要夸一声明君呢!”

顾熠寒笑意深深,他拍了拍女儿的手背。

“爹爹也只是觉得,一直跟凌天殷那个老贼死斗,没什么意思,有你这么可爱的女儿,他早就羡慕嫉妒疯了,赢家早就是我,还争什么呢?”

说到这里,顾熠寒再次得意的大笑几声。

顾诺儿忍俊不禁,只能认同地点头。

顾熠寒想到一件事。

他收起笑容:“不过,他的那个凌洲太子,朕觉得心思太深,虽然你二人自幼相识,但保险起见,诺儿还是不要轻信于他。”

顾诺儿眨了眨长睫,一口答应了下来。

父女俩又说了一会话,顾诺儿离去。

夜里。

白天的潇潇暮雨早已收停。

只剩下水滴流下屋檐,砸在地上的微弱轻响。

顾诺儿抱着被子,正和夜司明诉说着最近几日的辛苦。

也头一次提到了管贤兄妹俩的遭遇。

先前还没收拾完管贤的时候,她绝口不提。

就怕夜司明一个冲动,再次返回京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