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梦里有个野猪精要咬臣妾

顾诺儿眯眸,笑意纯澈:“以后有机会,会回去看看他们的。”

现在走不了,她要留下来,等着司明哥哥回来呢!

说话间,云麟洲已经将顾诺儿送到了御书房外。

这次他作为西黎国的太子使节前来谈邦交。

顾熠寒做了几分面子功夫,给他安排到了一座城中的皇家私宅去住。

将顾诺儿目送进御书房,云麟洲便撑着伞,乘坐马车出宫,前往私宅。

在车中,一名贴身护卫低首,恭敬地端坐在云麟洲身旁。

原本很安静,忽然,护卫听到云麟洲连连轻笑。

他抬起头,只见平日里拒人千里、捉摸不透的太子殿下,撑着额头,正闭着眼低笑。

“殿下心情很好?”护卫听说过,太子小的时候就是在大齐长大的。

这会笑容这么多,是因为回到了第一故乡吗?

云麟洲睁开眼,神色清幽带着浅笑。

“没了碍眼的人在她身边,本殿当然高兴。”

护卫没听明白,一头雾水。

但云麟洲已经不打算再解释。

他收敛表情,又恢复了以往那般清雅温淡的模样。

云麟洲交待:“三日后,替我递请帖,邀请公主国学府一聚,就说我漏了几封信,要给她。”

护卫低头:“是。”

与此同时,顾熠寒的御书房内。

顾诺儿在自家爹爹面前,毫无拘谨的模样。

她坐在桌子的对面,两手拖着粉腮,大眼睛忽闪忽闪,瞧着自家爹爹尝暖胃汤。

“怎么样爹爹,好不好喝?”

顾熠寒成熟英俊的脸上,带着一抹肯定。

“只不过这个味道,不像御膳房的手艺。”

顾诺儿睁圆水眸:“爹爹好厉害,一尝就尝出来了,这是娘亲煮的。”

说着,小姑娘嘻嘻一笑,俏皮可爱:“不过,娘亲不让我说出来,她要面子,不想让爹爹知道,她为了熬这个汤,一大早就起来了。”

顾诺儿眨眨眼,长睫纤秾:“爹爹可要保密,不然娘亲知道我出卖她,就要说诺儿是小叛徒了!”

顾熠寒哈哈朗笑,心情舒畅,三两下就将剩下的汤喝了个精光。

乔贵妃给他送汤的原因,只有他俩人心里清楚。

前夜里,乔贵妃睡觉做噩梦,一脚踹在了顾熠寒的腰上。

她练过武,这猛烈的一下,直接给皇帝陛下蹬醒了。

当时他忍着疼,还要安抚迷迷糊糊的乔贵妃。

然而第二日一起来,却发现挨踹的腰后侧,居然有一小块青紫!

顾熠寒当时就脸黑了。

乔贵妃自知误伤了他,很是不好意思地解释:“梦里有个野猪精要咬臣妾,臣妾为了自保才……”

听到野猪精这三个字,顾熠寒脸色更是铁青!

乔贵妃默默抿唇,没再说下去,只是问:“要不给陛下抹点药吧?”

她说着,扭头去喊婉音过来帮忙。

顾熠寒怒不可遏。

这个女人伤了他,上药还要假借她人之手,可气!可恨!

乔贵妃还没反应过来,顾熠寒甩袖就走。

并留下一声怒气冲冲的:“用不着!”

之后连续两天,顾熠寒都没再宿在秋水殿。

白天去看了女儿,晚上就在御书房批折子。

这个汤,顾熠寒认为应该是乔贵妃给他认错的一个暗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