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军纪严苛,真是个好侯爷!

夜司明占领了云矮关以后,便在此整兵,要在两日后北上,直接一路打到晋国的王城。

云矮关内边防太守所在的一干晋国人等,皆俯首投降。

那些奋起反抗的,则落了个身亡的下场。

夜司明的手段十分果决凌厉。

归顺,就还能活下来,若是不服从,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不管男女老弱,在他眼里,只要反击,都是他国人。

但是,那些人死后,夜司明会让秦松派人安葬了他们。

少年尊重拥有血性的人,哪怕双方是敌对。

虎夔和狼胥两军中,皆知道,永夜侯是个既冷酷又温情的人。

他强大的无人能及,却能在细节之处,展露出独有的温和。

这日,夜司明骑马,带领秦松与两队将士,在云矮关城内掠过。

忽然他听到一道女声凄厉的惨叫——

“不要!”

紧接着,是衣裳被撕裂的声响。

夜司明骤然勒停马匹。

侧眸看去,不远处,一户早已被虎夔军占领的民宅院落内。

正有三名将士,拽扯着一名女子的衣裳。

她头发凌乱,肩头都露了出来,衣衫不整,满脸都是恐慌。

“求求各位军爷放了小女!”女子哀求不断。

然而这无助的哭声,却更引得三名虎夔军放声大笑。

他们伸出大掌,狠捏一把女子的白皙肌肤:“云矮关已经是我们的了,你今日把爷几个伺候高兴了,我们将侯爷赏下来金子,分你一点!”

“我不要!”女子大呼,却遭到了更残忍的欺凌。

夜司明对秦松吩咐:“去将那三人按住。”

秦松立即与将士们上前。

三名虎夔军见是夜司明来了,脸上放荡的笑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敬畏且害怕的慌张。

“侯爷!”三人跪下。

夜司明轻夹马腹,战马踱步,慢悠悠的走近。

少年的眼神一如往常的慵懒,乌眸却带着摄人的寒意。

“军纪整顿时,我说过,不准对毫不反抗的老弱病残妇动手,你们这是违背军令,想死么?”

三名将士吓得急忙低首:“末将不敢!只是一时糊涂,想与这位姑娘玩闹一阵罢了!”

其实,将士们毕竟都是男人,以往别的将军带兵出征,军营里还会有军妓这样的存在,供男人们解闷。

但夜司明手底下的兵却不允许在战时接近女色。

有的将士们心痒难耐,也不由得有些埋怨。

永夜侯他自己洁身自好,怎么还管着底下的人不让玩。

可军令如山,没有人敢反抗夜司明的意思。

夜司明听着他们三人的话语,敷衍出一声冷笑。

“违反军纪,还这么多废话,秦松,给我打。”

秦松与几名将士顿时抽出随身携带的鞭子,执行军法。

鞭子在空中甩出飒飒的声响,三名虎夔军躲也不敢躲,死死咬牙承受着一下又一下的痛楚!

而夜司明,始终没有喊停!

那名被欺辱的姑娘,惊恐地拢着衣服,跌落在地上看着一切。

门外,也聚集了一些云矮关的晋国人。

他们窃窃私语——

“这个大齐国的永夜侯,我怎么觉得,对我们还挺好的?”

“是啊,他既没有屠城,攻打进来以后,也没有对我们压迫,比那一个被俘虏的太守大人还要好!”

“现在还给这姑娘出气,军纪严苛,真是个好侯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