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3章 心软是对顾诺儿,也只对她

“侯爷,这儿有个姑娘!”一名虎夔军拽着一个身姿瘦小的少女,快步走近。

夜司明坐在马背上,垂眸看了一眼。

他面无表情,唯那对深眸暗了暗。

身旁的江萧然不由得怔了一下。

虎夔军抓着的这个姑娘,约莫十一二岁。

生的秀气,可是,那一双粼粼的黑眸,跟顾诺儿有两分相似。

哪怕只有两分,也让熟悉顾诺儿的人,稍微迟疑了片刻。

虎夔军将士道:“她应当是土匪的女儿,会使刀子,方才险些埋伏伤了我们的人。”

“但因为尚且年幼,又是女子,请侯爷定夺。”

姑娘声音柔弱,哭着哀求:“我不敢还手了,别杀我,侯爷放了我吧,我愿意当牛做马跟着您!伺候您!”

江萧然觉得不妥,但他还是偷偷地瞟向夜司明,等着他拿主意。

以往,说不定格杀勿论,但这个姑娘有两分像顾诺儿,这就要看夜司明舍不舍得下狠手了。

放了都有可能。

须臾,只听得夜司明冷声问这名虎夔军。

“方才剿灭斩杀的山匪里,有没有妇孺?”

“有。”

“为何杀?”

“因为她们拿起刀枪,意图伤我将士。”

夜司明颔首,语气冰冷:“那么这名女子,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虎夔军一震。

夜司明继续漠然说:“你不了解她,只从外表判断她柔弱可怜,可她也曾尝试反抗,手里有没有无辜之人的鲜血,你我都不知。”

“杀敌,就要斩草除根,无论她外表如何。树林里,也有乔装打扮的东西,看似鲜艳,却身藏剧毒。”

虎夔军忙拱手:“是卑职思虑短浅。”

他骤然拔剑,将那名哭嚎咒骂的姑娘,一举捅死。

夜司明眼睛都没眨一下。

江萧然不忍心地闭了闭眼。

虎夔军将尸首拖走。

江萧然这才抱着剑上前,问道:“我说一句挨打的话……”

“既然知道挨打还要说?”夜司明打断他。

江萧然轻咳一声:“实在好奇,你难道不觉得,她长得像公主?就那眼睛,真有两分像,我还以为你会放她走!”

夜司明眉眼淡漠,长眉噙着一丝傲然的冷意。

“她就算跟顾诺儿长得一模一样,也不是她。”

他的小东西,变成这世上的一株花、一棵草或是一片云。

他都会热烈的追逐爱上。

但若只是一个长得像她的人,在夜司明眼里,与旁人无异。

心软是对顾诺儿,也只对她。

待平定匪乱,附近的官差大人闻讯赶来,千恩万谢。

夜司明拒绝官差大人的邀请,并没有在陕州停留。

继续举兵,朝晋国全速赶去。

等过了仙州,他就揭旗开战,尽快打到晋国的国都以后——

占领,称帝,回大齐,提亲,娶顾诺儿。

夜司明将计划在心里重新列了一遍。

他攥紧缰绳,轻夹马腹,走在了军队的最前头。

为心之所向,势如破竹。

而此时白毅府上,正在和白夫人说话的顾诺儿,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阿嚏——!”小姑娘眉眼晶润娇美,眼尾微红。

她揉了揉鼻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