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连累江家的,是你们自己人!

这番审问调查,一直持续到天色蒙蒙亮。

一场秋雨再次飘摇而落。

江府里的小厮们人人自危,连扫地的奴仆都躲了起来。

满庭枯枝落叶,江家还没倾倒,就已经呈现了一派潦落之相。

江夫人一整晚都在回答问题。

大理寺卿一会问她,最近江萧然有没有反常的行为。

一会又问,为何江萧然突然决定参军。

虽然大理寺卿谢大人心中很清楚缘由,但按照流程规矩,自然要查问清楚。

可江夫人却回答地艰难。

因为,江萧然为何忽然要去参军,自然是为了谢大人的女儿谢饮香!

他想要建立军功。

谁能想到,竟中途跑了!

可江萧然离家的源头,也是因为,江夫人手段严厉地阻碍两人。

即便悔不当初,也于事无补。

曹梓柔更是一介弱流。

进去还没被审几句,就吓得面色惨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这番胆量,做妾都给江家丢人!

当天色大亮时。

一名丫鬟急匆匆地,从江老侯爷的屋子里跑出来。

“夫人,不好了!老太爷浑身滚烫!”

这句话,就像一道惊雷,直接劈醒了昏昏欲睡的江夫人。

江大人因尝试袭击禁卫军,已被关了起来。

现在家中所有重担都落在她肩上。

江夫人匆忙跟着丫鬟去查看江老侯爷的情况。

只见老侯爷紧闭双目,果然浑身滚烫发红,像煮熟了的虾子!

连呼吸都急促许多。

江夫人慌了神。

她连忙去恳求大理寺卿谢大人。

“谢大人,父亲他危在旦夕,若不再请郎中,会闹出人命的!他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你心里若有气,就撒在我身上吧,求你去请个郎中来!”

江夫人站在庭院里,任由雨水淋湿发梢。

再没了当初高高在上、严厉苛刻的模样。

然而,谢淳只是站在房檐下,漠然地看着她。

“很抱歉,江夫人。”他开口,是无情的拒绝。

“皇上有令,我岂敢不从,真放你们的人出去,寻机和逃兵联系上了,皇上若是怪罪,本官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江夫人扬声逼问:“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去死吗?别的不说,我父亲他是正儿八经的功勋侯!他曾立过战功,你这样做,不怕我们寒心吗!”

谢淳看着她,面色普通,不为所动。

“江夫人,恐怕你弄错了,”他开口一字一顿地说:“连累江老侯爷不能被医治的人,是你的儿子,而不是本官。”

“把老侯爷创下的功勋毁为一旦的,也是你们江家自己人!”

他的声音,雷霆万钧。

这一句话,让江夫人万念俱灰。

她瘫坐在地,嘴巴还张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见她神色失魂落魄,大理寺卿摆摆手。

“把江夫人送回房间,待下午,再进行新的审问!”

两名丫鬟急忙上前,一左一右地架住江氏,把她送回了房间。

谢大人不由得看向落雨的苍穹。

这就是皇权啊。

陛下只需要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让一个世家,从有到无。

从生,到死。

帝王心术,狠辣如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