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一枚戒指

那个戴斗笠的人,顾诺儿猜测应该就是曹梓柔。

没想到,曹梓柔想的这样长远,都知道她会反过头来查那丫鬟的死因。

可惜,曹梓柔万万没算到,她顾诺儿想做的事,就没有失败过!

以为尸首不埋乱葬岗,托人偷偷处理了,她就找不到?

顾诺儿扫了一眼男奴,那奴隶与小姑娘雪灵的目光对上以后,眼底闪过一丝心虚,随后垂下了头。

她顿时扬眉。

好呀,看来还有隐情没完全说完。

“我看,你根本不老实。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

顾诺儿眯眸警告。

白净的小脸上,神色摄人。

“你若是还打算不说,我只能让你尝点苦头了。”

顾诺儿说完,她身旁的十二皇子,就冷冷道:“直接带回慎刑司吧,我们有逼问的手段,他绝不敢再隐瞒。”

男奴急忙求饶:“说!奴才这就说!”

“那天把女尸拖回来的时候,看见她手心里攥着一枚戒指,看起来昂贵,奴才就抠了下来,想占为己有。”

“可那天刚把尸体埋进莲花池里,管家就跑来说,明日前东家要带着家人来庄子上,命奴才去打扫温泉周围。”

“奴才怕戒指藏不住,便先扔进了池子里,本打算等前东家他们走了以后,再去拿网子打捞……”

谁成想,这不就碰到闹鬼的事了么!

听说那前东家的夫人,在池子里被女鬼抓了脚!

男奴吓得连续几天都没敢去捞戒指。

大皇子肃声问:“在哪个池子?”

男奴道:“中间那个,女用的……”

正是顾诺儿用过的那一片汤泉。

大皇子朝自己的几名侍卫看了一眼。

他们当即会意,暂时离开后院。

见男奴交待的差不多,顾诺儿看向十二皇子,圆眸晶润黑亮。

“十二哥哥,你把尸身挖出来,是不是要先带回慎刑司,才能查出因何而死?”

十二皇子顾自炎摇摇头。

“在这里就可以,妹妹给我半个时辰。”

说罢,他指挥慎刑司的人,将那丫鬟打捞起来。

大皇子下意识看了顾诺儿一眼。

声音沉稳地建议:“十二弟,旁边有个废弃不用的柴房,你就去那里检查吧。”

二皇子拧眉跟着道:“就是,不然露天之下剖尸,晦气事小,吓着妹妹事大!”

十二皇子颔首:“大哥二哥提醒的是。”

大皇子牵着顾诺儿,先行离开后院,二皇子紧随其后离去。

顾诺儿不忘回眸,灿然甜笑:“那就辛苦十二哥哥啦!”

坐在房间里没一会,大皇子的侍卫便返回。

侍卫手掌中放着一张方帕,里面,正是一枚被温泉水洗过的黄玉云纹戒。

二皇子顿时连连摆手:“想想都晦气,可怜妹妹还进去泡过。”

顾诺儿轻笑:“哥哥怕什么,又不是女尸掉进去了,就是一个戒指罢了。”

大皇子也不忌讳,直接拿起来打量。

他沉吟说:“确实如那男奴所说,成色不错,黄玉打磨的光滑圆润,没有一丝杂质,二弟看看,值多少钱。”

二皇子扫了一眼,就评道:“少说三百两银子。”

一个丫鬟,一辈子都赚不到三百两。

哪来的戒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