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不管是人是鬼,都不能看!

顾诺儿吐了吐舌头,也不管夜司明看不看得见。

“我还在泡温泉呢,一会儿等我玩完,再去看看它是不是有什么要求和苦衷。”

夜司明切齿低唤:“顾诺儿!”

小姑娘粉白的面孔上,偷偷地笑了笑。

她存心想逗大狼狼玩儿,故作无辜:“司明哥哥,你好凶哦。”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大皇子顾自霄的声音。

“诺儿,你还在泡汤泉吗?午膳做好了,先来吃点东西吧。”

顾诺儿顿时收敛脸上的娇色。

她扬声回应:“好,哥哥,我就来!”

小姑娘跟夜司明道:“司明哥哥,我先不跟你说啦,大哥哥喊我了,你好好赶路,待有空的时候,我一定找你!”

语毕,顾诺儿从水中起身,哗啦啦的水珠顺着窈窕的曲线滑落。

她拢了拢湿濡的长发,拿起门口女奴放着的干净衣裳和毛巾。

小姑娘随性地将头发盘起,换好衣服,才披着白巾出去。

而夜司明那边,已经听不到了她的声音。

少年乌眸中翻腾着怒海。

他不在,小东西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穿着薄纱,不管是人是鬼,都不能看!

夜司明抬起冷眸,极快地估算行军时间。

他们已经离京有一段距离,再往前走便是途径陕州和仙州,然后才能到达晋国与大齐的交界处。

现在距京城倒是不太远。

“江萧然。”夜司明掀帘冷唤。

那边骑马淋雨赶路的江萧然侧首:“什么事?”

“进马车里来,我有几句话要吩咐。”

江萧然只好将马勒停,跟着上了马车。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身影再次低着头,从马车里钻了出来。

然而骑上马匹第一时间,就是调转马头,朝来时的路疾驰而去。

罗军师骑在马上看到,惊呼:“江小侯爷,您去哪?!”

江萧然头也没回,直至马匹的身影踏着雨色,消失在山路尽头。

罗军师不知所措:“这这这……当逃兵,可是要重罚的!”

他目光看向夜司明乘坐的马车,等待着他拿主意。

谁知,里头只传来低沉的一声:“继续赶路!”

看来,侯爷也不想管江萧然了。

罗军师只好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大军继续。

江萧然的行为,等到他们去了下个驿站,一定会被随军的统军写在信里,送到皇上的御案上。

到时候,他就惨了!

而顾诺儿那边,天气依旧阴沉,寒风阵阵。

大皇子拉着她进了暖和的屋子。

小姑娘这才发现,居然在初秋,室内就升起了碳火。

二皇子指挥着奴仆们:“去拿个熏笼来。”

他走到顾诺儿身后,戴着碧玉戒指的修长手指,拢过妹妹的发丝。

“头发不能湿着,不然就要生病了。”

顾诺儿便坐在椅子上,二哥哥给她从身后熏头发,大哥哥顾自霄在她面前,将饭菜都摆在了她的面前。

“这里的饭菜比不上宫里精致,但应该胜在味道独特,妹妹先喝一碗汤。”

大皇子话音刚落,二皇子紧跟着就道:“这熏笼里放的香实在难闻,拿来给妹妹熏发,我都觉得不配!等回头,哥哥给你买千金一两的洢水香,买它一箱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