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 你少胡思乱想,我还穿着

顾诺儿长睫一颤,乌黑的眼眸里,弥漫起清浅的笑。

小姑娘的声音娇软无奈:“司明哥哥,你是在行军,又不是出去玩儿,我怎么能随便打扰你嘛?”

说着,她弯腰,坐在温泉旁,将两只纤细白嫩的小腿放进了池水中。

果然是天然汤池,温度正好。

白雾徐徐,将四周点缀的犹如仙境一般。

夜司明为了跟顾诺儿好好地聊一会,专程坐到了马车里来。

此际他那边天色小雨纷纷,大军一刻不停地前进。

夜司明在马车里躺倒,修长的手随性地搭在额头上。

听了顾诺儿的话,他微微眯眸,笑的不羁:“你有没有想过,我正在等你找我,打扰也好,我想听一听你的声音。”

早知道,临行前带一张顾诺儿的画像在身边就好了。

可小东西没良心,他隔了一夜就会想她,她却悠闲自在得很。

顾诺儿边听着他说话,边勾了勾小脚,身子直接跳进池子里。

水花轻微,涟漪片片。

感受着温暖的热泉包裹,顾诺儿舒服地趴在石沿边,满足的喟叹。

夜司明耳力极好,他微微扬眉:“什么声音?在沐浴么?”

少年说着,不由自主地坐了起来。

乌黑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亮。

那边顾诺儿的声音娇软俏皮。

“才不是沐浴呢,我今天跟大哥哥和二哥哥来一个山庄,泡温泉玩儿!”

“泡温泉,现下你一个人?”

“是呀。”

顾诺儿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那边传来夜司明一丝沉沉的笑。

小姑娘顿时脸颊绯红,不知是不是被热泉熏的。

“司明哥哥,你少胡思乱想,我还穿着一层纱呢!”

夜司明声音略略低哑,含着桀骜不羁的轻笑:“我什么都没说,你怎知我乱想?”

顾诺儿的脸更红了。

圆润如珍珠般的耳垂,泛着饱满的玉朱色。

“你……总之你不许想了!也不许笑!”

她说完这句话,夜司明的笑声倒是更为低沉愉悦。

顾诺儿没看见,少年微挑的眉宇间,蓄着狼性的躁动。

小姑娘脸颊烫的厉害,只好转移话题。

“方才庄子里的女奴还说,这里闹鬼,水中有东西会抓住脚呢!”

夜司明眸色顿了顿:“依你感受,真的有鬼在那?”

顾诺儿嫣然一笑:“有是有,不过……”

她回眸,看了一眼远处,缩在墙角里的一个黑影。

锦鲤福运的金光,以顾诺儿为中心,向四周一圈圈荡开。

凡污秽邪物,碰到此法芒,皆要被灼伤。

连动都不敢动,更何况伤人?

所以顾诺儿才不怕,更无所谓。

她笑眯眯地跟夜司明说:“它已经被我逼到墙角,动弹不得了。”

这一刻,夜司明墨色的眼眸微冷,像是宁静的雪山上卷起寒风,吹来的都是凛意。

“那东西在你周围?”

“嗯~不算近,离得还有些距离。”

夜司明拧起眉头:“你没穿衣服,就让它在你附近?”

顾诺儿脸色陡然一红,娇怒说:“谁没穿衣服了,我都说套了一层薄纱嘛!”

夜司明声调冷硬:“那也不行!把它赶走,或者杀了。”

还不等顾诺儿回答,夜司明便咬着后槽牙,眼神阴翳的强调:“还是杀了吧,省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