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看看到底谁才是那个歹人!

顾诺儿的马车,停在了谢府门口。

她跟谢饮香关系好,经常来谢府玩。

门房听说公主来了,也没有推脱,直接恭敬地迎进来。

一路走,顺便一路道:“公主殿下来了便好,我们小姐又是一天不曾吃饭了。”

“都快把大人愁坏了,劝过她许多次,小姐就是不吃,我们大人今日出门前,还说让奴才们几个想想办法!”

“但小姐平日里也不跟奴才们接触,现在您来了就好了,您帮着,好好劝一劝我们小姐吧!”

待走到谢饮香门前,门房压低声音,提醒了一句。

“前几天,江家夫人带着江小侯爷来了,与我们小姐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顾诺儿乌黑浓密的睫羽微垂,从门房的口里,了解了个大概。

她摆摆手,门房会意退下。

“饮香姐姐,”顾诺儿敲响门扉:“我是诺儿,来瞧瞧你。”

不多时,门里传来走路的声响。

当门被拉开的瞬间,顾诺儿以为自己走错了门。

面前这个眼睛充血发肿,憔悴消瘦的人,还是谢饮香吗!

顾诺儿圆眸顿时一怔:“饮……饮香姐姐。这才几日,为何变成了这副模样?”

谢饮香本来已经哭得流不出眼泪了。

但看见顾诺儿,她再也难掩心里的脆弱,眼眶顿时盈出泪珠。

“诺儿,我心里好难受,不知道怎么办了。”

顾诺儿连忙牵着她,两人一起进了屋子。

她拿手帕,轻轻为谢饮香擦去泪痕。

谢饮香应当是哭了许久,眼角血丝骇人,一张脸色苍白,唯有一双眼睛通红。

她不怎么吃饭,瘦的手腕上的镯子都在大幅度的晃荡。

“饮香姐姐,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顾诺儿让她坐在了桌子边。

谢饮香就将上次,江萧然与江夫人来过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顾诺儿。

她说到最后,委屈地直掉眼泪。

“我并非死缠烂打,也没有一定要嫁入江府,我是喜欢江萧然,但不能代表我没有自尊。”

顾诺儿气的粉面灵动,带着薄薄的愠怒。

上次她都那样劝过江夫人了,为何她还是甩不掉偏见。

谢饮香是个要强的性格,只有在顾诺儿的面前,才会嚎啕大哭。

顾诺儿叹了口气,轻轻地搂住她的肩膀,安抚她。

“怪不得,我今日看到花萝卜哥哥,他跟着司明哥哥打仗去了,他们即将讨伐晋国,要去两个月。”

谢饮香的哭声跟着一顿。

她下意识就想问,会不会有危险。

可是,谢饮香却觉得,自己不该过问江萧然的事了。

她垂下含泪的羽睫,哽咽说:“我和他……终究没有缘分。”

顾诺儿望着谢饮香,什么话都没说。

她俩心里都清楚,江萧然为什么突然要上疆场去拼命,都是为了立下功名以后,脱离江府,才能娶谢饮香。

谢饮香却不愿再在一起。

婆媳关系,最容易让做儿子的夹在中间为难。

江夫人瞧不上她,若她嫁过去,往后只有无穷无尽的矛盾。

谢饮香喜欢江萧然,所以不会放任他陷入那样为难的境地。

她也有自己的骨气,也就不愿委曲求全。

顾诺儿轻轻叹了口气。

她搂着谢饮香,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尽情哭泣。

“饮香姐姐,你就当是宣泄吧,过了今天,一切都会好起来,到时候就翻篇啦!”

顾诺儿纤细的手,慢慢地拍着她的肩。

小姑娘眸色乌黑:“你别担心,你受到的冤枉,我还记得呢,公道既然是我们的,就要讨回来。”

顾诺儿的声音带着坚定和安抚的力量。

“我说过,我会查清楚茶饼的事,还要昭告天下,看看到底谁才是那个歹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